零号特工 第一章
特威凯书城
特威凯书城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科幻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推荐榜 淡色满楼 山乡奇闻 龙涛情史 儿媳秀婷 惹火乡村 小姨多春 荒村野性 山中小屋 桃色美人 寸寸销魂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现代文学
小说排行榜 孽乱村医 流氓学生 梅开二柱 全本小说 三人成狼 上流爱情 蛮荒囚徒 山间猎艳 极品流氓 岁月人生 笑话大全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特威凯书城 > 军事小说 > 零号特工  作者:兰晓龙 书号:32236 更新时间:2015-3-19 
第一章
  01

  一九四零年延安,杨家岭小学。

  零坐在一间光线阴暗的屋里,有一缕阳光从很小的窗口投在他的身上。他低着头,有蓬松的头发,不太讲究或者说根本不讲究的发型,平淡的青色布长衫。他有点没打采,两只手掌正无聊地翻来翻去。

  对面的男人在暗影里如同一个鬼影,看不清他的脸,零也不想看见那张脸。

  “零?!蹦腥舜蚱屏顺聊?。

  “嗯?”

  “别玩你的手?!?br>
  两只翻来覆去的手掌停止了翻覆,它们很修长“我看我的掌纹?!绷闼?。

  “你能从那上边看出一年以后的事情?”

  零摇头:“当然不能?!?br>
  “一个月?”

  零再摇头。

  “那你能看到什么?明天?”

  零无趣,只好用手挠了挠自己的头:“连下一分钟都看不到,就看见有点泥?!?br>
  “那就别看了??醋盼?,好好说话?!?br>
  零抬起了头,他是个眼神清澈的男人,尽管岁月在他脸上留下了很多痕迹使他看起来苍白甚至有些虚弱。即使是正对了他的交谈对象,零的眼神仍有些游移,似乎心不在焉。

  男人从椅子上站起来,开始在零周围走动:“你最近不大对劲?!蹦腥怂?。

  零不卑不亢:“我对劲?!?br>
  “每次跟你说话你都像在梦游?!?br>
  “我睡得好?!?br>
  “你过得太舒服了?!蹦腥硕倭硕佟澳愫孟窨焱耸奔?、地点,周围在发生什么,我们在什么地方,我们要干什么,别忘了我们是干什么的,零?!?br>
  零抬了抬眼皮,似乎醒了,给人的感觉是他刚睁开眼睛,尽管他刚才一直睁着眼睛?!吧苯倌?!杀了劫谋1零的耳边仿佛又响起一个恍如隔世的声音,这声音一直在纠着他。

  男人的手搭上了零的肩:“跑神儿了,零,我知道你又跑到哪里去了?!?br>
  零摇了摇头,眼里刚刚燃烧的东西又渐渐熄灭。

  男人继续说:“可不,多少年了,各人等,志士死士,对他的刺杀何止过百,死的人何止上千,你是唯一真伤到他的人,难怪你念念不忘?!?br>
  “那不重要,也没什么好炫耀?!绷愕厮怠爸匾氖撬够钭?,而且…简直活得越来越好?!?br>
  男人回放在零肩膀上的手:“我们今天不说他?!?br>
  零扯了一下嘴角:“是啊,是说我来着?!?br>
  男人苦笑:“零,你根本在抵触?!?br>
  零掏了掏耳朵,做出一种有点无赖的样子:“每周一次的例行,还要我做个洗耳恭听的架势?”

  门外,突然传来一种奇怪的声音,似乎有一个革质体正蹦弹过来,撞在门上。而后,仿佛有十几只拖着皮鞋的狗呼啸而来,又争踏而去。

  声响裹着革质体的蹿跳声渐去渐远。零看着门,再也没转回身子。

  男人开始叹气。他知道零讨厌他叹气:“你想出去和他们一起,这不过是你我的藏身之处,可你现在想在这里安逸下去。你走吧,你自己知道怎么做?!?br>
  零真的走向了那道门。

  男人的声音在零的身后再次响起:“零,我知道你等了很久,等得都疲了??上衷谠嚼丛讲话材?,说不定哪天咱们就得行动。你记住,咱们可是一早就把命许给了那一件事,那一个人?!?br>
  零把着门沉默了片刻,冷冷地说:“明白?!比缓?,把男人甩在屋子里。

  零出了那个黑暗的小屋,走向常他是个看起来有点萎靡、已经将近中年的男人,穿着很干净的长衫,但是看起来像沾灰尘,那种灰尘拂之不去,来自他的人生。他走路时只看着自己的影子,对周围的一切他似乎在听。

  一群泥猴子围着零奔跑、追逐、践踏、争夺。突然,一个皮球飞过来砸在零的脑袋上。

  零转身,愠怒地看着球的来处:“肋巴条!你是故意的1萎靡、愠怒和阴郁都在瞬间散去。零跳了起来,一边把长衫束在间,一边追逐场四散奔逃泥猴子中的一个,在追赶的同时他承受着来自四面八方泥团和扬尘的攻击。他内心开始漾起一圈异样的波。泥猴子们是一个服装极其芜杂的人群,多数是贫穷到接近赤的孩子,少数是捂得严严实实的地主崽子,还有穿着过长的红军军装的孩子,唯一的共同点是都是孩子。而零,是他们的老师:李文鼎。

  半个操场上扬着过人高的黄尘,零和他的学生开始踢球。

  零站在操场一侧,他拉着一绳,绳那边连着一扎入地下的,他是球门。他拿着一个哨子,他又是裁判。

  黄尘和泥猴子向他卷了过来,夹着一个气也不足皮也磨损甚至都不成圆形的球体,每一脚上去都发出蔫呼呼的啪嗒声。

  来自农家的泥猴肋巴条一向是此众人中人气最足的一员:“李老师球来了!李老师1

  在阳光下晒得有些发蔫的零连忙尽一个球门的责任,把绳子拉直??伤龅萌炊嗔艘坏?,伸腿把过来的球挡在了门外。

  泥猴子们目瞪口呆。零犯了众怒。

  穿军装的泥猴土五用晓之以理的语气说:“老师,你是球门,球门怎么能踢球?”

  零开始挠头:“没守门员啊,守门员总得有?!?br>
  “那你又是裁判,又是守门员,又是球门?”肋巴条愤愤地在每一个短句中向零挥之以拳。

  零咧着嘴,继续挠头。

  土五也开始愤然:“有你这样的老师吗?”

  “你是裁判,自己说怎么罚吧1肋巴条不依不饶。

  零吹了一下哨:“要罚,罚到底了,罚红牌下?!彼蛋?,一股坐下。

  泥猴子们面面相觑。

  地主崽鸡蛋郁闷地说:“那球门、守门员、裁判都没啦?”

  零坐在地上哈哈大笑,一脸的自鸣得意。

  那只没人管的破球滚向操场边缘,被一手杖点住,又狠戳了一下,然后一声咳嗽。这并不响亮的咳嗽声对操场上的零和泥猴们如一声惊雷。手杖点着地上的皮球,的笃、的笃、的笃…是本校国民政府官派马督导。

  簇拥在零身周的泥猴们也一步步后退。

  零站了起来,一脸想逃又不能逃的痛苦表情:“马督导,这是…上体育课呢?!?br>
  马督导年近六旬,在这种烈下也用礼帽和谓之国服的藏青中山装把自己裹了个严实,他有一脸的乖僻和不可通融:“整鸭同鸣,搞得我也耳力不佳?!?br>
  零只好凑近再赔了笑:“就是这个体育课…”

  马督导直了直身体一脸严肃地打断零的话:“东门曾家生出只两脚山羊,这延安久不下雨,昨天却有青蛙从天而降,李文鼎老师你听说了吗?”

  零艰难地笑了笑:“没听说?!?br>
  马督导瞥一眼李文鼎:“知道为什么吗?”

  “不知道?!?br>
  “因为你们师生不分,长幼无序,不识廉,颠倒尊卑!谓之共产!谓之西学!此地全是一帮妖人!是你们辱没了三纲五常!搞到天人共愤1马督导点的拐杖最后一下就点在零的脚面上,零的一脸堆笑变成了一个忍痛的表情。

  马督导愤怒地看了一眼零,似乎嫌恶他妨碍了自己的手杖落地。

  零悄悄地把脚拿开。

  操场尽头的路边,红色剧社的凌琳向零招手。她穿着一套红军衣服却并非红军,那军装新得像是戏服,手上拿的也不是武器而是跳舞用的花纸扇。凌琳与零相识不到三个月,因为她来延安也不到三个月。零相信她对自己的青睐有加只因为自己从来没什么立场,像凌琳那样强横的人总希望别人没有立常

  零轻轻地摇头,现在他很忙,忙应付这位所谓的督教!

  马督导看着零的表情,顺着他的目光往后看,一个穿军装的女孩正冲这边招手,不由得皱了皱眉,转脸气哼哼地对零说:“陕北又地震啦!全是赤匪搞出来的1说罢,又气哼哼地转身,拐杖戳得泥地笃笃地响。

  零看了看依旧招手的凌琳,再看看马督导的背影,兀自摇头,转身往教室的方向走去。凌琳在远处冲着零的背影叉了横眉冷对。

  02

  上海,云密布层叠,沉雷在云层里滚动。

  钉子戳在里里瞪着天上的云层,直到几个豆大的雨点砸在脸上,他被砸得眯了一下眼,然后继续瞪眼。他以一个军人的姿态钉在那里,在一个刚从战场上下来的人眼里,所有人都是假想敌。

  几个无所事事的混混晃了过来,无事生非地在钉子身边挨、擦、碰、撞…撞到钉子身上的人几乎都被弹跌,恼怒地拔刀。

  钉子在刀还没刺过来时就伸手把刀拿了过来,一手用了两个指头,刀断了。

  混混们见钉子不是善茬儿,明智地决定走人。

  卢戡、刘仲达、钉子的弟弟三人走进里,看到那群混混不怀好意的眼神,下意识地遮护着第四个人。那是一个平平常常的中年男人,平常得警惕如钉子也不会去多看他一眼。

  钉子往旁边闪了闪,让出条路,这就算他对自己人。

  钉子的弟弟和刘仲达过去了,但卢戡过去时停下看了看他:“你老弟放松点好不好?这是沦陷区,新四军那套收起来?!?br>
  于是钉子放松。放松就是把像在打架的站姿换成准备打架的站姿。

  卢戡苦笑,并且向那中年男人介绍:“钉子。人手紧,刚调来。钉子,这是客人?!?br>
  从卢戡语气上的着重钉子非常明白“客人”是称谓而非身份,需要例外了,于是他点点头表示重视,并且慎重地重复了那两个字:“客人?!?br>
  客人笑着摸摸钉子的肩:“好一颗钉子,可是下雨不打伞要淋出锈的?!?br>
  “撑得?!倍ぷ右涣车母找?。

  卢戡忍俊不:“撑得???美得你?他是说你这种天不打伞也太引人注目了!撑你个猪蹄膀…”

  钉子只好沉默,沉默中又“瞪”着那几个家伙如瞪另类,直到他们在自己看守的门里隐没。

  门轻响了一声,韩馥拿着一把伞出来,钉子脸上总算浮现一丝温柔的笑容。就是因为这个温和又俏皮的女人,钉子才愿意从真正的战场转到这个隐晦深沉得他不太适应的战常尽管他们一天说不了几句话,但这里每个人都知道他们已经订婚。

  韩馥把伞递到他的手上,却在钉子已经拿稳伞之后仍没放手。

  “不要,在站岗?!?br>
  “站岗?”韩馥做了个鬼脸“又挨骂了吧?”

  钉子笔直地站着:“撑得?!?br>
  韩馥深情地看着钉子笑了笑,转身进屋。

  钉子的脚下溅着雨尘。他守护的院落在陈设和结构上像是一个富裕的市民之家,有几进院子、天井,迂回更多一些,四通八达的门更多一些。

  卢戡引着他的“客人”走向最里层,他们尽可能不给那些各司其职的人们带来干扰,但卢戡注意着“客人”的反应,他很在意后者对此地的看法。卢戡来到最里层的书房时摁动了某处机关,一个暗门显现出来,进去的是卢戡、客人、钉子的弟弟、刘仲达和韩馥五个人。

  这里才是真正的总部核心,电台、电池、相机、密码机,种种隐秘世界里使用的器材都放在这里。

  卢戡看了“客人”一眼:“老地方被日本特工炸了,这地方才来一周,一切都不周全?!?br>
  客人显然不是个热衷挑别人毛病的人:“很不错了。该有的都有?!?br>
  卢戡正想说些什么,客人接着道:“只是中转一下,我看没有问题?!?br>
  卢戡点了点头,郑重地拿出密码本交给韩馥。韩馥三人开始操作,钉子的弟弟打入电文,韩馥对照密码本记录念出编码字母,刘仲达担任记录。

  卢戡和“客人”坐下来,客人问卢戡:“日本人最近追得紧?”

  “也奈何不了咱们,暗和明面是两回事。军占了明面的上海,可这地下,军统、中统、帮会、三教九,还有咱们,不是军队搞得定的。这块儿中国人经营十多年了,日本人就凭那小几百特工不进来。光说军统吧,军统的劫谋真要急了,小日本冰室成政那几百手下还不够军统的?!?br>
  “跟军统中统处得怎么样?”

  “军统不好处,吃过人血的畜生没法跟人处,反共发家的人也很难跟老共处,他们人吹说军统的特工多过红色中国的军队?!?br>
  客人开始苦笑,他是见识过军统实力的人:“这倒真不是吹?!?br>
  卢戡接着说:“太强就太狂,太狂就不好处,唯一的好处就是双十二之后不杀咱们了,虽说各干各的,总也是联合抗战。中统最近很落势,上海这阵地十分之九倒被劫谋拿走了。落势倒好处了,前天还跟中统上海站站长北冥吃酒换情报来着,他说日本人对美国很不满意,顺便给军统的靛青也落了个人情?!?br>
  客人忧虑了:“美国参战我们就又要受打了,其实现在新四军已经备受打了?!?br>
  “怎么讲?”

  “重庆深信美国参战将在几月内结束战事。所以兔未死,狗先烹,鸟未尽,弓已藏。我只盼他们能等到兔死狗烹,鸟尽弓藏?!笨腿擞裘频乜醋耪谝肼氲娜鋈?。

  译码已经完成,韩馥将密码本回给卢戡,开始发报。卢戡收起密码本的情态恰如花旗行的行长收起金库的钥匙。

  突然,铃声从密室的某个角落响起。卢戡猛然跳起来护在“客人”身前,另外三个人则护住了他。

  那是警报。

  03

  延安的夜晚来得很早,杨家岭还算文化政治区,有点灯光,别处就是漆黑一片。

  零的脚下溅着黄尘,他的路程是步过延河,上到对面的山冈。对面过来一小队红军战士,零稍作驻足,一脸孙子相地看着红军战士过路。

  零以一个文弱书生的步态蹒跚上了山冈,并不时疑神疑鬼地打量着身后。他已经看见了冈上的凌琳,凌琳已经换上了便装,精心打扮过,并做出了一副翘首盼望的舞台姿态。零望了她一眼,然后继续看他的身后。

  凌琳用舞台腔叹了一口气:“唉1

  “等会…老觉得后边有人跟着?!?br>
  凌琳有些不:“做个好演员行吗?好演员会在天崩地裂中把戏演下去?!?br>
  零依旧看着身后:“我不是演员啊,我哪会演戏?你叫我来对词,就冲我背过几个剧本?”

  凌琳沉着脸。

  零终于转过头来看着凌琳说:“好吧,那再来一次?!?br>
  “唉1

  “《王子复仇记》?”

  “唉1

  “《黑奴吁天录》?”

  “李文鼎同志,我是男人吗?我像黑人吗?”凌琳在零不着边际的猜测中忍无可忍,因为对她这位演员来说,别人的猜错也许就意味着她的表演极不到位,尽管实际上也真不怎么到位。

  零开始抱怨:“你、你就唉那么一下,谁知道嘛?鬼知道?。彼蛋沼忠缮褚晒淼乜纯醋约荷砗?,似乎身后真有个“鬼”

  “李文鼎同志,你的影子都能吓到你,连你的学生都能骑在你的头上?!?br>
  零哼了一声:“那不叫骑?!?br>
  “你们那个马督导就叫骑了吧?”

  零一脸的无奈:“马督导真的很凶,他又有后台。我又没派,什么都不靠?!?br>
  “唉1凌琳咬牙切齿地叹了口气,这回并非表演,却远胜过她的表演。

  “我想起来啦!想起来啦1零兴奋地说“是《罗密欧与朱丽叶》!二幕第二??!朱丽叶在阳台上叹气,罗密欧偷偷摸摸地过来!对不对?”

  凌琳瞪着他:“前几次是的,就这次不是?!?br>
  “那就对了嘛1零开始欢呼“你再来,再来?!?br>
  总算可以开始了。凌琳了口气:“唉…”

  “她说话了。??!再说下去吧,光明的天使!因为我在这夜之中仰视着你,就像一个尘世的凡人,张大了出神的眼睛,瞻望着一个生着翅膀的天使,驾着白云缓缓地驰过了天空一样?!?br>
  “罗密欧啊,罗密欧!为什么你偏偏是罗密欧呢?否认你的父亲,抛弃你的姓名吧!也许你不愿意这样做,那么只要你宣誓做我的爱人,我也不愿再姓凯普莱特了?!?br>
  “我是继续听下去呢,还是现在就对她说话?”

  “只有你的名字才是我的仇敌…”

  “你们红色剧社要排《罗密欧与朱丽叶》吗?”零忽然中断朗诵,冒出句剧本之外的台词来。

  凌琳呛在那里,瞪他,瞪了半天倒瞪出些幽怨:“他们不会排,他们宁可排《放下你的鞭子》,他们永远不懂什么是真正的戏剧?!?br>
  “那我们这是在…”

  黑暗中的凌琳有些脸红:“我要走了?!?br>
  “这是哪一段台词?你还真能跳1零开始挠头,忽然想起来,忙接了下去“??!你就这样离我而去,不给我一点足吗?”

  凌琳突然给了零劈头盖脸的一下。

  零跳开了惨呼:“我不知道你怎么解释这种戏剧行为,我记得剧本里没这个的?!?br>
  凌琳怒吼:“是我要回家!回我的家乡!我来的地方1

  “凯普莱特家?”零坏笑。

  “不是朱丽叶她家!是我家!凌琳的家!上海1

  “你…凌琳的家不是在西安吗?”零皱了皱眉。

  “骗你们了。怎么着吧?”凌琳恶狠狠地回答。

  “受骗了?!绷闾玖丝谄?。尽管他在初识时五分钟便已经听出这位谎称来自西安的大龄姑娘实际来自上海的某个富人街区。他并不想知道更多,那里被日本人占着,于是每个中国人都有伤心的权利。

  凌琳瞪着零:“你让不让我说?”

  “我只是以为这样能让你心情好一点?!绷阍诠钠?img src="tu/chun2.jpg">,鼓励凌琳说下去。

  凌琳心情并没好一点,但至少可以往下说:“我烦这里了,又干,风沙又大,人都是除了共产主义不说别的,又没文化,红色剧社的戏剧根本是演给农民看的,跟我来时听说的全不一样,我想让他们领会戏剧的魅力,可这里甚至没有文明…”凌琳顿了顿,望向零“你还打算在这里待多久?”

  “我?我吗?我就是西北人,我能到哪里去?”零讪笑。

  凌琳看了他半晌:“我可没叫你跟我一起走。你这个人倒不讨厌,偶尔还会有趣一下,可绝没人敢让你承担什么的?!彼低炅枇沼痔玖丝谄?,看了看夜空,突然像下决心一样对零说“吻我?!?br>
  零蹦了起来,开始朗诵剧本中的有关片断:“眼睛,瞧你最后的一眼吧!手臂,做你最后一次的拥抱吧!嘴…”他不自信地看一眼凌琳“不是这段吗?”

  凌琳看来正隐忍着不要对零做太频繁的肢体伤害:“是这段…快点?!?br>
  “??!卖药的人果然没有骗我,药很快地发作了。我就这样在一吻中死去…”零在倒地装死前被凌琳踢了一脚。零现在不得不正式地看着这个他在延安唯一的私了,多少年来的唯一一个:“真的?”

  凌琳瞪着他,一直瞪到零也有一点伤感,一直瞪到零有点犯愣。

  零站直,吐了口气,良久的预备,靠近:“剧情里你睡着的。眼睛?!?br>
  于是凌琳闭上眼。

  零终于认真地看了看这张脸,凑近。

  “干什么呢?1一道手电筒光束突然打在两张靠近的脸上。一位年轻的保安战士和他的同事站在光束之后。

  零和凌琳被押将下来。

  凌琳非常愤怒,那种愤怒不是冲抓她的人,而是冲被抓的零:“你真是个活见鬼的人1

  零无辜和无奈地苦笑,并且接受着那位保安员无微不至的关怀。

  “不要头接耳,不要换眼色,不要…你走头里,她走后边?!?br>
  于是零走了头里,凌琳走了最后。

  04

  钉子带着一身雨星子卷了进来,他的同志们正沉默地扑向声响起的地方。钉子一手摁动了暗门的机关,一手揩掉到眼睛里的雨水,他的手上有血。

  门开了,钉子发现自己被四支口对着。钉子看看持的四个人,就连他的未婚韩馥也没把放下来。

  钉子戳在原地:“偷袭。外围三道哨都被摸了?!?br>
  “日本人?”卢戡问。

  “中统。北冥带的队?!?br>
  卢戡怀疑地看着钉子的手,钉子索把那对血手给他们看:“干掉了两个?!彼⒉幌攵嗝枋鲆丫谕馕Ь呢松?,也没有时间。

  卢戡眯了眼打量他,用几秒钟来判定钉子的忠诚,然后说:“进来?!?br>
  钉子进去,暗室门关上。

  钉子的弟弟开始用铁锤砸毁密码机,而卢戡阻止了正要摧毁电台的韩馥,并叫了刘仲达的名字。刘仲达摁动了某处开关,打开了密室里的又一道密门。

  卢戡并不关心那边,他转向韩馥:“发报。明码。冬雷?!?br>
  韩馥看他一眼,开始发报。手指还未触上按键,身后的刘仲达举,一轰开了韩馥的后脑,声在密封的室内震耳聋。

  一秒钟的静默因这样的狠和歹毒而生,钉子的吼声再次让这屋里音波回,刘仲达用另一支打中了扑向他的钉子,他击中的是钉子的腹部。

  正要冲上的卢戡拉住了冲在他之前的钉子弟弟,客人没有动。他们三个人现在被刘仲达的两支对着。韩馥的尸体伏在电台上微微地搐。钉子在地上挣扎着想要爬起,脸上是一种绝望的表情。

  卢戡瞪着刘仲达那双从来木讷、现在却忽然变得阴冷的眼睛,茫然和失望让他的脸看起来有些变形,甚至过了他的愤怒。

  刘仲达退到了密室的门内,这样人们无法从侧面突袭他,正面来袭则一定会撞上他的两支口。他没表情,他做事不会给人任何提示,在雾中突袭和杀死敌人是他的快乐。

  密室外的声听起来很远又很近,而且越发密集,但这密室里却呈现出一种古怪的安静。

  “我不是叛徒?!绷踔俅锼?。

  卢戡点了点头:“是的,你不是叛徒,你只是内。你打进来就为做这件事,你从来不是我们的同类?!?br>
  刘仲达毫无表情地看着他,没有得意,没有内疚。

  卢戡叹了口气:“中统为什么这样做?”他隐隐地感觉到他精心维护的这个世界的平衡正在倾斜甚至颓倒。而在这声没响起之前,军统和中统,尽管总是那么不好对付,但为了那场中国人与日本人的战事还是可以心平气和换情报的。他还有一种预感,就是在这世界颓倒之前他就会死去。

  刘仲达不吭气,只是听着渐近的声,他干吗要给对手一个解释?

  卢戡现在完全绝望了,他扫一眼钉子的弟弟,并且计划发起一次全无希望的反扑。

  刘仲达却在此时又退了一步,完全退入了那间密室?;傻脑?,密门关上,然后里边传出锁死的声音。

  卢戡看一眼客人,对方和他同样是愕然的神情:他不需要躲的,他为什么放过我们?

  没有时间了,卢戡摁动机关,打开那扇通向正堂的门。他回头看一直被他刻意?;ぷ诺目腿?,客人却一直在看着被刘仲达关上的那道密门。

  卢戡冲客人喊:“快走!地道不能走了,只能走正面?!?br>
  钉子的弟弟扶起了钉子,钉子却挣脱了弟弟的手臂,扑到了韩馥的身上。卢戡把他扳了回来,用一记耳光把他打醒:“走!?;た腿耍。?br>
  一个地下挣扎着走过厅堂,他已经中弹,他看着刚冲出密室的卢戡几个说:“受骗了…”他死了,他吐出的那三个字让卢戡更加茫然和愤怒,也要用更多的毅力来压制茫然和愤怒。

  他们茫然而愤怒地跨过那具尸体??腿撕投ぷ拥牡艿懿蠓鲎哦ぷ?,卢戡提着一支手在前边开路。迂回曲折的南国院落里错着横飞的子弹,雨水里淌着血水。外围的人们为他们的撤离在尽最大努力。卢戡尽量避免战,仅仅为了他的?;ざ韵笏惨苊?img src="tu/jiao.jpg">战。

  外围的血换来他们平安无事地进了岔道,然后被早已预伏的几支回。

  中统上海站站长北冥一张冷黄脸,用顶着帽檐,帽下厚颜的微笑。

  卢戡苦笑:“北冥,你阁下要再搞一次四一二吗?”

  北冥拿柄挠着:“哪能啊,咱们还是合作的,统一战线嘛?!?br>
  卢戡看了看雨地里淌的血,几近恶毒地说:“这么合作?”

  “谁让你老弟有好东西不告诉我?!?br>
  卢戡愤怒起来:“只要跟打鬼子相干,我有什么没告诉你?1

  北冥涎笑:“能破译延安最高层通讯的密码,贵筹措多年的经费什么的?!?br>
  “那就是不死不休了?!甭鹆?img src="tu/qiang.jpg">,他身周的卫护者也抬起了。

  北冥忽然正:“等等,我话没讲完?!币槐咚底?,一边后退,退到一个子弹拐弯才能打到的地方,然后从那里伸出一只手挥了挥:“好了,打吧1

  卢戡为之气结,正要开的时候,外围响起一个怪异的声,是迥异于这些手的连,在零星的单发声中近似豪。

  来自一支汤姆森一九二八式冲锋。

  军统上海站站长靛青比北冥悍得多,他的手下趁摸进来占据了更有利的地势,把地下和中统都包在里边。靛青端着他那支上了大型弹鼓的开始隔着墙喊话:“中统和共,扔了家伙。这地头我们是真正的阎罗?!?br>
  更多的军统特工进了院子,他们已经把这里控制得没有一个击死角。

  北冥哑然。他站起来,对着那片口又蹲低了些:“死军统别蹚浑水!这单活我们盯三四年了1

  “自有共,劫先生就已经盯上了?!?br>
  “吹吧你就1北冥不敢开,他捡了块石头,往上边吐了口唾沫扔过去。

  那块石头砸在靛青手下的头上,靛青纹丝不动:“北冥,再耍那套瘪三把戏,我包你脑袋逛到沪东,身子还在沪西?!?br>
  北冥终于决定老实:“靛青老大,咱们一个锅里盛饭,也就是分了两碗,这说不过去吧?”

  靛青蔑笑:“我们只有劫先生,没有老大?!?br>
  北冥无声地做了个下的手势,选择沉默。

  卢戡夹在中统和军统的两重包围之中,他一直在找一个可以退走的时机。他的目标是院角一处地沟盖,军统的到来导致中统的口基本转向,卢戡想抓住这唯一的机会逃走。

  北冥转过头,开。中弹的地下还击,中统和地下在一个极短的距离内火,几乎每一都有人中弹,簇拥在客人周围的地下被层层剥去,当冲到地沟口面前时,已经只剩下卢戡、客人和钉子兄弟。

  卢戡蹲下全力掀开地沟盖,子弹在他背上溅出血花。他把密码本进了客人手里:“走1

  客人看他一眼,跳下,钉子的弟弟扶着哥哥跳下。钉子死死抓住了地沟口,还想拼命。

  “?;た腿?!他比我们重要1卢戡扳开了钉子的手,让他掉进地沟里,而后嘶吼着用尽了全力,才把那处地沟盖推上。

  中统的人已经跳过几具地下的尸骸,一脚踢在卢戡的背上。

  卢戡摔倒,翻身,手上拿着一个手榴弹。

  中统卧倒,连远在杀伤距离之外的北冥都卧倒。

  良久的沉静,卢戡已经死了,他瞪着阴沉的天空。

  中统的人仍伏在地上,墙外边的靛青终于轻咳了一声:“北冥,你这没用的不是让共跑了吧?”

  北冥蹑手蹑脚地爬起来,看了看卢戡的尸体,然后踢了一脚:“那哪能呢1

  靛青不耐烦地用冲锋管在砖墙上撞出了点声响:“抓住多少都过来。这里留了条路,你们就可以走了?!?br>
  北冥打量着周围:“你总得给兄弟个指头遮遮面子?!?br>
  “你这人总是死样活气的!要命还是要面子?”

  “让我想想?!北壁に底?,对他的手下使了个让他们苦撑的眼色,自己则做贼一般溜开。

  靛青看不到溜号的北冥,依旧恼火地嚷嚷:“我没空陪你淋雨1

  而中统们沉默着,带队的都走了,他们只能硬着头皮生耗。

  北冥轻手轻脚一溜小跑,他迈过厅堂里卢戡曾越过的尸体,这里对他像是轻车路。

  刘仲达在密室中放下了手,他开始从各个地方取出自己预先藏好的配件,开始组合。很快他手上有了一支和靛青同一型号的汤姆逊M1928。他端了把椅子坐下,口正对着密室的门。

  北冥站在密室的门前,摸索,找到了开关,摁动,门轧轧升起。

  刘仲达一脸木讷地面向他坐着,北冥则一脸:“沧海老弟!奇功一件!东西拿到没?咱们赶紧…”他突然停住,愕然地看着刘仲达抬起来对着他的口“沧海,这是干什么?”

  刘仲达站起来,握住北冥持的手,抬起,手指上加,用北冥的将一发子弹进自己的肩头,随即将冲锋平端了顶着北冥的口扫。北冥在震耳聋的声中搐着后退,刘仲达仍在击,直到将一个弹鼓全部打光。强大的冲击力让北冥退过了整个房间,退上楼廊,撞断了扶栏摔了下去。

  声的余响还在院里回,院子里一片死寂。靛青的表情像中统的人一样讶然。

  刘仲达从楼廊上撞出来,浑身浴血,勉力扶住已经被北冥撞断了半截的危栏,刚吐出一个“救”字便又摔倒,那支打空了的冲锋从二楼落下,砸在北冥的尸体上。

  靛青愣了愣,将一直对天的口对准了对面的中统,他的手下和他做了同样的动作。

  中统特工看了看北冥血模糊的尸体和尸体上刘仲达掉下的和靛青同一型号的汤姆逊M1928,开始吼叫:“王八做绝了!杀?。?br>
  火再一次在雨幕中轰鸣。有一种积怨早在这两方中间积累已久了,有时派系之争甚至会超过对共产的仇恨,而在这一个小小的院子里,只有杀死对方才能生存。

  火飞溅,靛青在惊与怒中吼叫:“别打啦!?;穑。?br>
  密集的声中根本听不见他说什么,靛青回身,将还剩下的子弹对着自己手下的头顶上空倾泻。弹头飞上了天,击中了院墙,滚烫的弹壳蹦蹿在自己身上:“?;?!就算打共也用不着这样1

  声终于停了下来。

  靛青呆呆看着他的这通战果,横的竖的、坐的躺的、从院里到屋里,地下、中统、军统?!岸妓璺枇耍彼衽刂北级?,一边走一边换上一个弹鼓。在二楼楼梯口他找到了他要找的对象,拉栓,上膛,靛青用对准刘仲达的脑袋。刘仲达慢慢爬到他的脚边,身后拖了长长的一道血迹,他哀怜地看着靛青,那表情比磕头更为卑微。

  靛青在犹豫是否应该开,副站长橙黄在身后拉他:“站长,得有个替罪羊?!?br>
  “怎么替?!拿命替!拿你我所有人的命替!下边躺的是中统!是自己人!那个被打成烂西瓜的是中统上海站的站长1靛青几乎五内俱焚。

  刘仲达不太适时地呻和解释:“他先开的,说我叛了中统…”

  靛青狠狠一脚飞了过去:“那你就去死?。?br>
  橙黄小声地说:“咱们也不是没杀过中统?!?br>
  “那是暗杀!暗杀懂吗?大家面子上过得去!现在是明面驳火,一次十几条人命!你觉得你我这样的烂命,多少条能抵得过劫先生在重庆的面子?1

  橙黄想起一救命稻草,急急道:“密码!密码本!站长1

  靛青恍悟,他转向刘仲达,又飞过去一脚:“共的密码本呢?1

  “没拿到?!绷踔俅镉靡恢桓觳不ぷ抛约骸肮?img src="tu/dang2.jpg">拿走了,要不就是中统?!?br>
  靛青的落在地上,一股在楼梯口坐下,抱紧了脑袋:“搜…去搜。死的活的都扒光了搜,把屋子拆了来搜?!?br>
  军统们四散而去。与此同时,另一条里的安静与这里的杂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那条里很静,只有雨的声音和雨雾中的烟气。

  地沟盖被掀起,客人从里边拉出钉子,钉子的弟弟在下边将哥哥拖上??腿颂旁洞Ρ斓?img src="tu/qiang.jpg">声,打量着这一片死气的里。钉子的弟弟竭力将钉子拖到雨淋不着的地方,血水在雨水中泛开??腿税炎约旱囊路嚎龀刹继跏粼诙ぷ?img src="tu/liu.jpg">血不止的腹部:“不能再跑了。他快死了?!?br>
  钉子弟弟跳了起来,那样的焦急源于血之亲:“我去找车1

  客人拉住这个急匆匆的人,看着那张惶急且怒火攻心的脸,慢慢把手放开。

  钉子的弟弟径直冲向里尽头的街道。一声响,套着消音器的响在雨声中极为细微。钉子的弟弟摔倒在街道中央,腿上添了一个血。他挣扎,站起,惊惧地看着什么。雨声里响起一辆车猛然发动的声音,然后钉子的弟弟被那辆驶来的车撞倒。

  客人全力将钉子拖进里的墙隙,他紧紧抱紧了钉子,这道墙隙仅够遮掩蜷缩的两人。

  车的引擎仍在轰响,倒车,倒回来从仍在挣扎的钉子弟弟腿上碾过,惨叫声在雨巷回。

  钉子在惨叫声中醒转,挣扎,客人将他死死挤在墙上,紧紧掩住了他的嘴。钉子的眼睛瞪得快要出来,他开始咬人,客人的手指开始血,有骨节的碎裂声传来。

  那辆车仍在里口倒、进、后退,一次又一次地碾,直到惨叫声渐微。

  客人将钉子的头狠撞在墙上,使他晕厥。

  车终于停下,几个穿着风雨衣的人下车,开始搜索地上那具尸体,隔着雨幕飘来的居然是语。

  客人静静地看着,听着,看着,听着。

  05

  延河畔的那个小小队列又在放学回家。零跟着泥猴们的尾,有点落落地监视着随时准备逃跑的学生们。那些拿着纸扇的红色剧社成员从路边过去,但是中间没了凌琳。零知道,凌琳已经离开延安了。

  零冲一个正试图逃跑的学生嚷嚷:“土五,你爸爸是红军的班长吧?”

  穿着红军衣服的学生土五几近愤怒:“我爸爸是红军的营长1

  “营长管很多人吗?”

  “比你多多啦!一百倍1

  “那你带他们回去。要跑了一个,你爸爸就不是营长,是班长?!绷闼低曜砭突亓?,他知道在这样的荣誉攸关下,土五同学绝对不会渎职。几秒钟之内,他的身后传来了土五的声音:“听我命令!现在出发去打日本鬼子!一二一!一二一1

  零回到了学校,面对着空空的操场,散了学之后的学??雌鹄幢仁裁炊家簿?。金色的阳光将黄土的简陋操场染作了麦色的金黄,看上去很美。零根本无心,他看着空地,似乎能从上边看出什么。

  马督导站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一脸不顺遂地看着他。

  零低头,卑屈地笑笑,试图往另一个方向闪人。

  “留步?!?br>
  零站住,尽可能往脸上堆砌更多的笑容:“马督导,还没吃呢?”

  “李老师着急要吃?”

  “那倒不急?!?br>
  “急着去行那狗男狗女胡天胡地之事?”

  零不由得皱了皱眉:“马督导?”

  “不思入闱也就罢了,还和个下九的戏子?”

  “马督导,科举废除快半个世纪了?!?br>
  “所以如今的读书之人尽是鼠辈,全都这般的不思进?。甭矶降嫉氖终扔衷谲H。零条件反地往后闪了一步,算是没蹾着。马督导哼一声,瞪两眼,三摇四晃地走开。

  零往另一方向走开时如逃过狼吻的兔子。

  马督导头也不回地说:“跟我来?!?br>
  零痛苦地站住了,看一眼那个老腐儒,犹豫地跟随在马督导身后往他的书房走去。

  马督导房间的陈列与其说像书房不如说像审讯室,书案正对了房门,便于他监视外围的一举一动。他进了屋便把零当做无物,拄了杖似乎聚会神地打量着他架上的线装书。

  零站在门口,不肯往前多进一步。

  “关门?!?br>
  零挠头,关门。一脸的痛苦。

  “零,出事了?!甭矶降加靡恢?img src="tu/yin.jpg">晴不定的神情看着他“你一直在等这两个字吧?惊蛰?!?br>
  零沉默,然后叹了口气。他忽然有点想念凌琳,那个女人本有意叫他一起走的。他的表情变得沉重:“怎么会搞得这么严重?我以为…至多是冬雷?!?br>
  “如果只是冬雷,用不着你动,用不着我动?!?br>
  “真的…要动了?”

  “为了把这两字转发到延安,就去了三条人命?!?br>
  零默然,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的伙伴。卅四,数年来唯一可以直面并可以称为同志的人,和他一起在这里潜伏,带着一份备用的密码,并且随时准备在遭遇到现在这样事态时启动。

  卅四,黑衣,老朽,像只乌鸦。他波澜不惊地倾吐着他所知的噩耗:“从今晨至今,上海区已经有十四个联络节点被连拔掉,明晨也许就是二十个。不管十四个还是二十个,那一片现在已经全面瘫痪?!?br>
  “他们的密码本呢?”

  “下落不明?!必λ目醋帕愕谋砬樗怠澳翘酌苈肽苤苯悠埔胙影沧罡卟阃ㄑ?,所以展望一个最晦的前景,红色中国可能被再次封锁在西北一隅,以前拿血拿命铺的通道全部作废?!?br>
  “那我们什么时候出发?”零似乎就只是想知道一个开关该知道的——什么时候摁动我?

  卅四看着不耐烦的零,他的表情狡黠宽和得让人心烦:“你对一个行将就木的老头子该多点耐心。坐?”

  “不坐?!绷隳昧素λ姆旁谧郎系氖终?,那纯属因焦躁而手欠。作为一个被那手杖杵过无数次脚面的人,他拿手杖试着杵了杵自己的脚面。

  这让马督导看得有点内疚地苦笑:“你的替身也失踪了,我想…是被抓了?!?br>
  零讶然地看着卅四:“我不知道我还有替身?!?br>
  “零,你为什么叫零呢?我比你大了整整两轮,可编号也就卅四,我们根本没有零这个编号?!?br>
  “因为这个号不是你们给的,它是劫谋给的,因为我刺伤过劫谋,那位劫先生以此表示对我的看重…”零苦笑着机械地回答“所以我在自己人中间也叫零,因为会导致对手过度的注意,过度就是误判,零不过是用来惑人的工具?!?br>
  “你不觉得潜伏的这些年过得很安静吗?就算在西北也过得太安静了?!?br>
  “您要告诉我,劫谋本可以追杀到西北,可是上海我的那位替身转移了他的注意?还是想说,延安的零就是个零蛋,表示不存在的数字,上海的零才是个人,他是零真正的意义?那么,那个人,那个零,我是他的影子,还是他是我的替身?”

  “你举一反三…可是重要吗?”

  “如果您像我一样等了十三年,最后都忘了等的是什么,它就很重要?!?br>
  卅四微笑:“可是你没忘?!?br>
  零叹了口气,他看着卅四,仍愤愤,但屈服:“是没忘。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很快,我想这学校里的人看咱们俩也看烦了。你准备好了?”

  “一直有准备?!绷沣坏叵?,用了一个男人从年轻到中年的时间准备,用了一生中最黄金的时光准备。

  “你那份密码用什么方法带走?”卅四问得有些漠然。

  “您那份呢?”零答得有些警惕。

  卅四像只狐狸笑了:“不告诉你?!?br>
  零报以一样的微笑。不告诉就不告诉吧,十几年来对付对手那张巨网的方式其实从来没有变过,每一个人尽量少知道另一个人的消息,因为熬得过追捕和酷刑的人并非总是多数。

  “不过我会尽一切可能掩护你?!绷愠信档?。

  “干什么?干什么你要掩护我?”

  零瞪着那老头子的笑脸,他不喜欢他,是的,从来不喜欢。零企图从眼睛里告诉卅四一件事情:你是我的上级,我是为了掩护你存在的,你明知道的。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参与这次行动,就算一百个,真正的密码也就一份吧?难道它还会在我这里?”

  “谁说它不在你那里呢?你以为你那份是假的吗?”卅四完全是玩笑的口气。

  零瞪着他,很久:“别拿这事开玩笑。你昨天说,我们的命都许给了某件事某个人,没错,我的命许给了这件事,许给了你这个人——参与这件事的人都会用命来掩护你,参与这事的人也都很想得通——所以你根本不用来故作轻松?!?br>
  卅四看了他很久,然后耸了耸肩:“好吧。你赢?!?br>
  “那我去准备了?!?br>
  “零,多大了?”

  “马上就入不惑啦…放心,是明白事理的年龄了?!?br>
  “希望你能真正的不惑。我可是四年前就入花甲了?!?br>
  “想说什么呢?”

  “什么也不说。老头子感慨一下蹉跎…去吧?!必λ娜缡撬?,然后便转了身。

  零把着门看着外面的夕阳,愣了一会儿。

  “嗳,我说?!?br>
  “说吧?!?br>
  “我算个好老师吗?”

  卅四沉默,看着零的背影。零看着现在并无孩子玩耍的空地,脸上有一抹李文鼎独有的天真,但那东西很快就要永逝了。

  “马马虎虎吧。不过新老师就要来了,人家是正经老师,不像你,教不像教,玩不像玩?!?br>
  零在沉默。

  “少年的中国没有学校,他的学校是大地和山川?!?br>
  “什么意思?”零回了头,有所感,并非就一定有所悟。

  卅四愕然了一下,似乎刚从某种回忆中惊醒:“没有意思。当年几个老朋友总说的一句话?!?br>
  零默然了一会儿,打开门走了出去。

  卅四看着已经关上的门,把玩着他的手杖,并在自己脚上蹾了一蹾,很痛,原来这么痛,卅四不由得咧了咧嘴?!糒M〗 wWW.3MxS.coM
( ← ) 上一章   零号特工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飘在北京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特威凯书城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零号特工》是由作者兰晓龙精心编写创作的完本军事小说,三毛小说网为你第一时间提供章节第一章及零号特工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完结军事小说零号特工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特威凯书城 www.tewpik.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