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号特工 第七章
特威凯书城
特威凯书城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科幻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推荐榜 淡色满楼 山乡奇闻 龙涛情史 儿媳秀婷 惹火乡村 小姨多春 荒村野性 山中小屋 桃色美人 寸寸销魂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现代文学
小说排行榜 孽乱村医 流氓学生 梅开二柱 全本小说 三人成狼 上流爱情 蛮荒囚徒 山间猎艳 极品流氓 岁月人生 笑话大全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特威凯书城 > 军事小说 > 零号特工  作者:兰晓龙 书号:32236 更新时间:2015-3-19 
第七章
  31

  暮色中的西北荒原。

  筋疲力尽的二十再也跑不动了,他的马已经累倒。身后,天星帮正呼啸而来。二十掏出,最后一次看着夕阳,将含进了嘴里。

  天星帮飞速靠近时,只听见土坎后传来一声响。

  零忽然向着夕阳回头,他似乎听见了那声响。

  他们的马队歇马在平原上,平原上燃了火堆,朝勒门正和他的同伴在摔跤。他们野的喧哗似乎从来不会停止。

  零起身到一棵树下,茫然地看着夕阳的方向,那是西方,是他离开的地方。他的同伴用他听不懂的语言快速地说了些什么,又引起一阵大笑。

  麻怪冲零喊:“我们知道你想什么啦1

  “???你们不知道?!?br>
  “你想去汉人的地方,吃婆娘坐月子吃的东西1

  零笑了,笑的时候就被一条羊腿砸了头,那个油腻的东西从他身上滚落,一直滚到路沟边,七七八八地也不知道沾了些什么脏东西。零捡起来:“还吃???会撑死的?!?br>
  “帮我做事的好处就是有得吃嘞,你看他们几个吃得像跑不动的马?!?br>
  零从羊腿上撕下一口咀嚼着,他已经不再在乎脏了,他已经完全被同化,他很快乐。

  湖蓝正倚在一张椅子上小憩,电台和译码机都在噼里啪啦地响着。

  一个手下走近湖蓝:“纯银已经追到了果绿,可是他自杀了?!?br>
  湖蓝睁开眼,默然了一会儿:“是果绿吗?”

  “他把进了嘴里,脸打烂了?!?br>
  湖蓝说:“他身上至少有两处伤?!?br>
  “纯银都查了,都对。他正打算把尸体运来给你过目?!?br>
  湖蓝想了想:“不用了。我现在只对一个人有兴趣。让纯银赶快过来,我需要人?!?br>
  “是?!本沉⒄?,出去。

  译码员站了起来:“华北站发现了卅四。在陈亭县?!?br>
  “那是哪?”

  “是我们的地盘。再往前多走一站就是鬼子占的沦陷区?!?br>
  “去陈亭?!焙读⒖唐鹕?,根本不等那些忙碌着收拾家什的手下。

  陈亭一家小旅店,一个简易的四人间。

  卅四在上放下自己快散架的身子。

  三个同屋的住客一个在边解着永远解不完的鞋带,一副要睡的样子;一个在补着永远补不完的子,即使因外行而被针扎到了手也只敢皱皱眉头;一个在门口刷着永远刷不完的牙。他们很快就听到了卅四的鼾声。

  清晨,军统的车队到达陈亭。两辆车停在城墙下,湖蓝站在车边,半个身子依在车上,重心完全着落在那条好腿上,烦躁地看着霾的天空。他的腿很痛:“这鬼天?!?br>
  军统陈亭组组长带着几个人诚惶诚恐地走来,低头哈:“站长!站长!久仰大名了!怎么不去兄弟那里,您一说光临,兄弟的接风酒就预备好了1

  湖蓝狐疑:“你是?”

  “我是陈亭组组长?!?br>
  “听说你牌九打得很好,可怎么生得就像一手烂牌?”

  “站长说笑了,兄弟…”

  “闭嘴?!?br>
  “兄弟…”

  一名军统一记耳光把那位组长之下的话全给打回了嘴里。

  湖蓝缓缓道:“无需说话时说话,就是干扰,视同与敌同谋。目标在哪?”

  陈亭组长直到被湖蓝的手下捅了一下才敢再次说话:“一大早就起了,我的手下不辞辛苦地三班倒盯着…”

  又是一记耳光:“在哪?说话简洁!要点1

  “要点…他在逛街景,又晃了趟车站,但没做什么…”

  “不是又想跑?”湖蓝问。

  “不是。要跑也不能从车站…”他看着湖蓝的脸色又不大好看,赶紧把要说的话咽了回去“要点…陈亭是铁路终段,再往前走是鬼子占的地方,要走也不能从铁路?!?br>
  “即是说这里是与敌针锋对峙之处,本该枕戈待旦,却对出你个油头粉面不得要领的废物,效率可想而知。撤了?!?br>
  陈亭组长苦了脸,他恐怕是一生也掌握不了与湖蓝说话的要点了。

  湖蓝转身上车。仍愣着的陈亭组长被军统推了上车,他们还需要他做个引路。

  汽车扬长而去,将一班陈亭特工扔在路边。

  卅四站在一个烤地瓜的摊子边,一夜的休息让他恢复了许多。

  “要这个?!必λ闹噶俗畲蟮囊桓?。

  贩子过了秤:“两块?!?br>
  卅四看了看手上的几张零碎纸币,那已经是他仅剩的钱了。

  “这么贵?”

  “什么都涨啦。过阵子该拿大米当钱了?!?br>
  卅四只好委屈地挑了一个小得多的:“这个吧?!?br>
  他啃着地瓜往前走,他很想看报纸又没有买报纸的钱,便拿了那小贩用来包地瓜的报纸津津有味地看着。

  身后跟踪的军统抢掉了卅四刚付给小贩的钱,同时扔给他另外几张纸币。

  32

  华北,黄亭镇。

  一个寻常百姓装束的人走过街道。这里是占区,到处都有太阳旗,街巷里很萧条。绝大部分店铺人家都是关门上板的,开着的店铺货架上也是空空如也,老板如乞丐一般坐在门前抓着虱子。

  这是个死镇。走过街道的阿手用一种复杂的神情打量着这片不再属于他们的土地。阿手走到一扇微合的店门前拍打着门板,门立刻开了,阿手进去。门关上。

  进店的阿手径直进入这店的后堂,中统的人在这里等待着,因为是敌占区,他们没有像湖蓝他们那样显眼地陈设着电台一类的设备,他们只是一群伺机而动有所图谋的人。

  一名中统立即上阿手:“目标跟着的马队昨天进山,那就一条路可走,估计下午能到这里。这里都是能做事的兄弟,下手的地方站长决定?!?br>
  “目标一出现就动手。全杀了,留他一个?!卑⑹炙怠叭缓笳腋龇缟徽饷唇舻牡胤?,把东西盘查出来。劫谋现在打得我们好狠,那东西在总部扳回一局用得上?!?br>
  “湖蓝今早到了陈亭,也就西南百十里地。他们已经找到了马逸林?!?br>
  “不管他?!?br>
  一个中统匆匆跑了过来,息着说:“鬼子1

  阿手和他的手下从二楼窗户里看着店外的街面,占军正从店对面的街巷里悄悄漫了过来。

  “怎么是军队?你们站也太不小心1阿手训斥。

  “我们已经快半年没搞过事了1

  “有没有暗道?”阿手问。

  “有的,站长先走。我拖到他们喊话…”

  根本没有喊话,几的火力已经横扫了过来,不仅是楼下的店面,也包括了阿手们所在的窗口。阿手卧倒,听着楼下传来自己人的惨叫。刚刚说话的中统已经被子弹穿。

  军在机掩护下冲上来投弹,他们根本不在乎留不留活口,完全照着拆房子在干。

  爆炸声将手下的惨叫也淹没了,阿手的世界在爆炸中几崩塌。

  茂密的枝叶里掩映着麻怪的马队。零呼吸着山野里带着草叶香气的重空气,看着云密布的天空,这一切南方特有的东西让他有一种久违的神情。

  麻怪低嘎着嗓子喊:“歇一歇?!?br>
  下马,几个家伙聚成了团。也不敢生火,喝酒也只是小小地抿一口,他们安静得出奇,连吃也是破天荒地用手撕下一条放进嘴里,而非往常那样像野兽一样痛快地大撕大嚼。

  零奇怪地看着他转了子的同伴们:“麻怪,你的酒不是包治百病的吗?”

  “当然是包治百病的,连见了婆娘不搭帐篷的病都治得好?!?br>
  “怎么你们都水土不服啦?”

  “你瞎眼的也不看看这什么地方?!?br>
  零再度看了看周围,因此而更加欣喜:“山里啊,树林。我听见水声,包准走不到一里就有溪水,再不用喝你们袋子里灌的汽油了。这是石头?!彼湎У嘏呐纳肀叩囊豢槭贰拔冶W寄忝浅ご蟮牡胤骄虻厝咭餐诓怀鲆豢檎庋圜铟畹氖?,是石头不是土?!?br>
  麻怪低了声音:“这是日本人的地方1

  像是在响应他的说话一样,远处传来喑哑的一声响。远处的某个地方,重的空气里升起浓浓的黑烟。

  麻怪的伙计把马嘴上了嚼子,用布包上了蹄子。马队静悄悄地从林间过路,直到看见伏在路边树丛上的一具躯体。那看起来像团破布,但血一直溅到几米开外的路径对面,把对面的树丛也染成了通红。一担柴也扔在路面上。麻怪做了个继续走的手势,他的伙计静悄悄把马队勒了,从那条红色的道路上过去,每一人都脸色煞白。

  盯着那具躯体,零默然着一言不发,麻怪则伴之以他的评论:“是砍柴的。被人从后边追上,一刀砍了。脑袋不知道飞哪里去了。日本人狠嘞?!?br>
  走在前边的朝勒门看见树丛里一团黑色的头发,他茫然地忍耐了一会儿,呕吐。零很讶然地拍打他的后背以示抚慰。

  “朝勒门生得金刚菩萨一样,可连羊都没杀过,”麻怪说“走嘞。贴着地沟子走,过了这段有个地方,咱老子的货就能卖钱?!?br>
  马队小心翼翼地走出山林,前边是平原,平原上冒着黑烟。他们在路边的地沟里前行,渐渐远离了那股黑烟。

  麻怪说:“你们汉人的地方就是不好,到处都是人!咱老子的地方就没这么些的鬼人,咱老子的地方就不用人躲人1

  “你躲的是日本人,不是汉人?!?br>
  “汉人就是不好!不好就是不好!种了庄稼干吗不多种些树?种了树就可以躲人1

  路边树丛已到尽头,胆战心惊的马队没有勇气走上那光秃秃的路面。幸好对面路上有些树丛。麻怪指挥着:“上对过?!?br>
  “这话你说第四遍了。在路上蹿来蹿去更容易被发现?!绷闼?。

  “咱老子走过一趟的…”麻怪的话没说完便在路中央愣住了,他的马队也愣祝

  对面路上的树丛有人站了起来,身上披挂着树枝的日本兵站了起来。响了一声,队尾正要逃跑的麻怪的一个伙计栽倒。

  死寂。

  与声对应,朝勒门放了个不合时宜的响。

  日本兵押着马队走过黄亭冷落的街道。

  刚杀了麻怪伙计的那名军的卡了膛,他在队尾使劲拉着拉不动的栓。他的同伴把拿过来,使劲拉了拉,在地上蹾了蹾,把还回去的时候,他指了指被押着蹒跚前行的零。那名军瞄着零开,子弹仍未能打出去。他又拉了拉栓,开火,零身边的一名伙计摔倒。

  朝勒门瘫软了下来,他的皮袍被刺刀挑开了,一柄刺刀在他结实的膛上刺出一个血点,那只是找个瞄准点。朝勒门恸哭,这个五大三的汉子本上跟羊差不多,零抓住了那柄正要刺出的刺刀,看了看掌心里出的鲜血。

  军在笑,对着零伸出一只大拇指,然后掉转了托,一下砸在零的头上。零晃了一下,扶起朝勒门回归在押的队列。

  一句话都没有,但麻怪的马队已经死了两个,还有两个从刚从鬼门关打了个转回来。

  33

  陈亭街上。湖蓝坐在车里。

  一名军统从装载电台的那辆车上跑过来:“湖蓝,中统的王八蛋已经在黄亭镇被鬼子给灭了?;仆ふ净故K母龌羁?,三不管装孙子的那个阿手也在其中?!?br>
  湖蓝难得满意地说:“要你们转告他的话说了没有?”

  “还没有,会有人说的。照你吩咐,我们没告诉鬼子他们是什么人,鬼子也不知道他是什么人,全当疑犯关起来了?!?br>
  “把话递给他就不用心了。这是闲棋?!?br>
  前陈亭组长气吁吁跑了过来:“目标在街边买了个烤地瓜,四两七钱重,花国币一块钱,目标连地瓜皮都啃掉了,现在在看报纸,看得很仔细?!?br>
  “妈的个老吃货,去买张报纸?!?br>
  “报告,是用来包地瓜的报纸,是八天前的旧报纸?!?br>
  “你终于学会了巨细无遗?!焙蹲蛩氖窒隆鞍颂烨坝惺裁葱挛??”

  “湖蓝,八天前我们还是天星帮,好像除了战事也没什么大新闻?!?br>
  “去找八天前的报纸?!?br>
  不一会儿,一个军统汗水淋淋地过来:“这是八天前的报纸?!?br>
  湖蓝接过报纸,奇怪地看看报纸上的油渍,闻了一下。

  “包过烧的?!?br>
  湖蓝愤愤地看那军统拎着的烧:“吃了吧,早饭?!?br>
  手下分食那只烧。

  湖蓝拿着报纸翻来覆去,找不到任何可能的疑点。

  “目标正往这边过来。最多…”前陈亭组长奔命般地跑过来,着气“一分钟?!?br>
  湖蓝愣了一下:“快撤1

  顿时套,两辆车附带了陈亭站的协助人员一团糟地开始收拾家当。

  湖蓝的司机蹿到方向盘后时嘴上还叼着半只鸡腿。他看一眼湖蓝,湖蓝瞪着他。

  司机把鸡腿扔了。

  湖蓝:“捡回来?!?br>
  司机立刻想明白了这是一个暴目标的症候,忙一把又捡了回来,车里很干净,他没处放,只好又叼在嘴上。

  两辆车在疯狂的倒车中几乎撞在一起,但他们确实效率惊人,一分钟不到便全部倒入了街角,让这条街上空空落落。

  可怜的前陈亭组长显眼之极地站在街上。一个湖蓝的手下从街角跑出来,向他挥着拳。陈亭组长终于有了一个方向,他抓狂地跑向那只挥舞的拳头。

  卅四在街头的另一侧现身。老年人的悠游,老年人的从容,老年人看透世情的不疾不徐。他兴致盎然地打量着这街上的每一个门脸,滴水檐、门楣都是他有兴趣看的对象。他倒更像是老残重游,在寻觅少年时吃过便难以忘怀的某家老店。

  湖蓝坐在车里阴郁地看着。卅四居然那样的悠闲和享受,这让湖蓝莫名地烦躁。

  司机叼着鸡腿一言不发地坐着。湖蓝用手杖敲他的头。司机看了一眼湖蓝那双眼睛,幸亏他很快为他的食物找到了一个匿藏处,他把鸡腿进了他制大衣的口袋。

  湖蓝继续看着那个方向。

  陈亭组长蹲在街角,靠着墙着气。

  一片死寂。

  卅四似乎终于找到了自己要去的地方,他在某处像是世绅人家的门庭处站住,退后,又张望了两眼,确定,然后慢条斯理地敲门。

  门开了,卅四和开门的人说着什么。

  湖蓝清楚地看见那个开门人脸的错愕。但是卅四进去了,门再没关上。湖蓝转头寻找着什么,他找到了他要找的家伙,陈亭组长正靠在墙上擦汗。湖蓝用手指示意,那愚钝家伙居然根本没看这边,他仍在擦汗和气。湖蓝团了那张八天前的报纸砸过去,那家伙才诚惶诚恐地过来。

  “你阁下身在敌我对峙之处,不光跟鬼子关系搞得不错,跟共也够铁???”

  “在下…不大明白?!?br>
  “这里的共基地设在如此明显的地方?”

  陈亭组长看着湖蓝所指的那家,一脸惊讶的表情。

  “说话?!?br>
  “那里…这个…在下…您一早就该进去那里了,在下在那里给您摆的接风酒…那里是咱们陈亭站的所在…”

  湖蓝回头又看了看,他脸上出一种罕有的困惑的表情。

  给卅四开门的那名小特务跑出来,在门边东张西望地看了一回,才跑向陈亭组长藏身的街角:“他要见…他要见…”

  陈亭组长着急:“快说!要点1

  小特务很居功自傲地向湖蓝点点头,然后才面对组长说:“见您老人家?!?br>
  湖蓝喝道:“快去?!?br>
  陈亭组长不动。

  “一个半截进土的老共吃不了你。也许我会让你作为组长继续在此地混着?!焙恫荒头车刈诔道锎蜃殴?。

  后边一句很要紧,陈亭组长强打了十二分精神向自己的据点行去。只有片刻工夫,陈亭组长从据点里跑出来,一副惊吓到了的样子:“他要见…他要见…他要见劫先生?!?br>
  “胡扯。劫先生想见谁就见谁,可劫先生不是谁想见就能见的人?!焙斗⑴?。

  “他说他代表中共高层!他说延安应该已经给总部去电1

  “查?!焙睹?。

  第二辆车上的电台开始忙碌。

  “你去,告诉他,劫先生联络不上??蠢霞一锘褂惺裁椿ㄕ??!焙抖猿峦ぷ槌に?。

  几分钟后,陈亭组长又跑回来:“我照您吩咐的跟他说了。在下身份太低,联络不上劫先生。他说他不对,他老糊涂了?!?br>
  湖蓝沉着脸:“嗯?!薄八?,对了,向湖蓝…就是您老问好,让我们一起为了联合抗战而努力?!?br>
  “我说那是一定的?!?br>
  “客套话你倒会说?!?br>
  “最后他又说对了,那您看这么合适不合适,劫先生不在,我就见湖蓝也是一样的?!?br>
  “然后你就跑出来了?”

  “是的,我急着问您老的意思…”

  “猪1湖蓝暴起“他又把你绕进去了!你这不是告诉他我也在陈亭吗?1

  报务员过来:“已经向总部核实过了。延安确实发过一封中共特使求见劫先生的电文,总部没当回事,也没告诉我们?!?br>
  湖蓝将手杖在车身上挥了几下,以让自己平静下来:“早已玩到白进红出图穷匕见,他现在又来玩这套政客把戏?见。为搞清他想干什么,我们已经花了太多时间?!?br>
  军统的陈亭据点一看就曾属于某个富足人家,有庭有院,有植物盆栽和宽阔的天井。陈亭组长摆的接风酒仍在桌上原封未动,湖蓝从未赏光也就盖着,偌大的一桌盖碗席。

  卅四正在看着庭堂里的字画,或者说他看的根本不是那几幅劣质字画,而是透过墙看着另外某个时空的某人某事。

  湖蓝进来,陈亭组长带着所有的不幸跟在他的身后。

  卅四看着湖蓝那条瘸行的腿,看着他的手杖。

  湖蓝点了点头:“来得好。我已久候,接风酒昨天就开始预备了,只不知先生昨天为何不光临?!?br>
  卅四像孩子一样欢喜起来:“那可太好了。我今天还只吃了一个烤地瓜,连皮都吃了?!?br>
  湖蓝愣了一下,本来只是想占个先声,却绝没想到此老头如此打蛇随上。

  “你先生真好肠胃。那就入席吧?”

  “也别你先生我先生了,小姓马,马逸林,代号卅四。和你们劫先生是旧识,老朋友啦1

  “久仰了,卅老?!?br>
  “怎么称呼您这位小友呢?湖站长?”

  “湖蓝?!?br>
  湖蓝在生气,那种生气不会发作,卅四的一言一行在他看来都像在挑衅。

  “那就…入席吧?”卅四喧宾夺主地向那桌酒伸着手。

  “入吧?!焙渡驳刈?,卅四在另一端坐了,能入席的只有他们两个。

  旁边的军统用一种同仇敌忾的态度把菜上的盖碗掀了,菜像他们的脸一样冰冷。

  “菜凉了??!唉,我让它们久候了1卅四嗅着菜“不热一下吗,湖蓝兄弟?”

  “我不喜欢跟人称兄道弟?!焙独淅涞厮?。

  卅四不说话,只是从菜上抬起了头,用一种促狭的表情看着湖蓝。

  湖蓝不习惯卅四那样的表情:“好了好了,热了?!?br>
  军统们不大清楚他最后两个字的意思,仍站着不动。

  “我说他妈的把这些菜拿下去热了!没看见有客人吗?”

  菜立刻风卷残云地就被撤空了,卅四护着几个凉菜不让动:“这个不要动。这个本来就是吃凉的?!彼醋琶娉寥缢暮丁昂丁「缑??”

  湖蓝压抑着自己的怒火:“既然面对了面,就请开诚布公?!?br>
  “好主意?!必λ乃怠袄霞一锏搅四忝悄昵崛说氖澜?,沾了活气,自然也就神清气,话也就难免多点。不介意吧?”

  “不介意。请你…”“对,开诚布公,这个开诚布公1卅四忽然拍了拍额头“哎呀,不好意思说?。?br>
  “请吧。您还会不好意思吗?”

  “实在是一路苦旅,到了宝地,囊中羞涩,特来秋风一二?!?br>
  湖蓝讶然地抬起头来:“秋风一二?”

  “就是这个?!必λ陌咽种干斓阶郎?img src="tu/cuo.jpg">了两下。

  “就是要钱?”

  “是借钱,有借有还,怎么说也是联合战线上的同志?!必λ目醋藕兜谋砬椤安豢嫘??!?br>
  “要多少?”

  “我要去沦陷区,国币在沦陷区买不到东西的,是吧?”

  “我给你银元?!?br>
  “太沉了,你是不知道三百银元就能累人个半死?!?br>
  “你到底想要什么?”

  “惭愧?!?br>
  “我不觉得你会惭愧?!?br>
  “我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我不幸,在上海的地下抗战组织被寇破坏,新的密码本必须尽快送达?!必λ奶匾馀牧伺纳砩系哪掣龅胤?,发出一种书本才有的声音。

  湖蓝瞪着他。

  “沦陷区是危险重重,而天下人都知道,劫先生在沦陷区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像湖蓝…你小朋友这样精明干练的好手就是数十万之众…”

  “请继续?!?br>
  “其实简单得很,是被我这老家伙想复杂了,思前想后的总怕麻烦到人,尤其是麻烦到统一战线上一起出生入死的弟兄,其实像我老兄弟劫谋这样的人一向都大度得很的…”

  一个杯子在湖蓝手上碎掉了,生捏的。

  “现在的瓷器都越做越不瓷实了,回头我介绍你一家童叟无欺的…好吧,简单来说一句话,希望贵能为我和我身上的密码本提供护送?!?br>
  湖蓝抬起了头瞪着他,眼里是寒冰和怒火。卅四向他凑近了一点:“看在山河破碎的分上,看在成千上万的族人正横遭屠戮的分上?!?br>
  湖蓝瞪着他。他的手在血。

  “你手破了?!?br>
  湖蓝沉默,也许对卅四沉默是最好的。

  “那么你的手包一下吧?真是的,很多人不爱惜自己,也不爱惜别人?!彼醋藕丁澳闼的??包一下吧?”

  湖蓝因为一种烦不过的无奈终于把手放到了桌上,那算是默许,一名手下走过来给湖蓝包扎。

  卅四看着,他眼里的促狭少多了,但更让湖蓝心烦,他不喜欢别人看他时居然带着同情。

  “你不爱惜自己。真是的,我知道的湖蓝是个健全的人,信奉他的事业比共产还要来得坚定?!?br>
  太多的仇恨反而让湖蓝冷静下来:“那是拜你手下所赐,等腾出时间,我会加十倍地奉还?!?br>
  “我没有手下,你错怪了?!必λ奶玖丝谄昂⒆?,我说的不止你一个,也包括那个伤了你腿的人。你们年轻人总是太着急学会仇恨,不知道人要花一辈子来学会宽容?!?br>
  湖蓝看着他,愤怒又快到了临界点,因为孩子的称谓。

  “是的,我知道怎么叫你最合适了,不是兄弟、同志、小哥们什么的,不是老爷或者阁下,就是作践自己的孩子?!?br>
  “我作践你妈?!?br>
  卅四绝无愤怒,看上去倒是有点遗憾:“劫谋是一辈子也学不会拿人当人,他大概从没给过你温暖…好,我不要挑拨你们,孩子,我叫你孩子没有轻的意思。我六十四了,你二十六,我儿子都大过你六岁,我可以叫你孩子的…而且我想很多人会看着你心痛,他们都会叫你孩子?!?br>
  “我叫你老不死?!?br>
  “老而不死,做了一辈子驴子可以休息,终于可以安享人生。谢谢你的祝福?!?br>
  湖蓝终于忍无可忍地站了起来,看一眼他的手下:“他交给你们了?!庇挚戳丝闯峦ぷ槌ぁ案腋鲎〉牡胤??!?br>
  卅四看着湖蓝走开。那个年轻人适应着自己的假腿,每一步都会在伤口上造成摩擦,走得艰难又痛苦。

  陈亭组长将湖蓝带到自己居住的房间,看了一眼湖蓝,他怕湖蓝不喜欢这间装潢过度的房间。

  “出去?!?br>
  一天下来足以让陈亭组长学得乖觉,他立刻带上门出去。

  湖蓝立刻坐下了,那条假腿实在已经折磨得他够呛。但他立刻又站了起来,手上拿着刚解下的假腿,他沉默地用他的腿捣毁这个房间。

  一个人影到了门外,在碎裂声中静止不前:“劫先生电文?!?br>
  湖蓝犹豫了一下,看看这间已经被摧毁得差不多的房间说:“到后院等着?!?br>
  报务员在后院里站着,一直到湖蓝到来。

  湖蓝已经系上了假腿,并且整理过自己,他又是那副不形于的样子。

  “劫先生电文。卅四很会气人,送他,你送?!?br>
  “我送?”

  “是的?!?br>
  湖蓝焦躁地看着惨淡的暮色:“你们怎么看?”

  “先生一向言简意赅,他说的送,又出动到你亲自上阵,自然是无所不包,无所不用其极。那老头诈之极,洋洋洒洒无非是找了人的软肋下嘴,要人生气,他好得利…”

  “你也觉得他咬中的是我们的软肋吗?”

  报务员已经看出了湖蓝不善的面色:“不是。我辈诚赤忠,生进死出,死而后已,那老赤匪的妖言必将不攻自破?!?br>
  “真是到了个是非之地,你们说话都得发了?!?br>
  报务员沉默。

  “好像要下雨了?我讨厌下雨。明晨上路,准备好明天用的雨具?!焙兑跤舻刈呖?。

  34

  黄亭。军监狱。

  所谓监狱,只是某个富裕人家的几进大院子,墙头绕重重的铁丝网,院门前支着机,院门顶上的一则对着院里。

  当麻怪的马队被押过来时,被血涂抹的门正好开了。一条狼狗向零扑来,张着滴血的嘴。

  “不不!太郎!他们还得干活1狗被颈环那头的军牵祝

  几具尸体被院里的囚犯从门里拖出来,那都是病毙的。几把还带着血迹的铲子扔到了零几个人的身前。着烂得离谱的汉语大叫:“干!干!干活的!快快1

  麻怪捡起一把铲子,零捡起两把,有一把是帮朝勒门捡的。零全力支撑着朝勒门那庞大而摇摇坠的身体:“朝勒门,你壮得像牛,熬得过去的。熬过去就可以回你草原上的家了?!?br>
  监狱外的一片空地早已挖了一个坑,这个坑原来也许很大,但现在已经填得不到一人深了,坑里散落着黑土和白石灰,更醒目的是掩埋未尽的人的肢体。

  零他们的工作是把新的尸体扔在这一层上,掩埋,再撒上一层去除臭味的白石灰。

  朝勒门刚到了坑边就跪倒了,连胆汁也呕了出来。零踢他,打他,把铲子到他手里。他下手很毒,因为只有这样才不会有某个觉得不满意的军过来接手,而那种接手多半就是头一。

  朝勒门终于像具行尸一样,跌跌撞撞地开始用铲子掘土。零开始去搬运尸体,他第一个搬起的就是一个和肋巴条他们差不多大小的孩子,那只失去生命的手无力地打在他的脸上。

  远处的暮色很晦暗。

  干完活后,零他们终于再次回到了那被血涂抹的门前,他们被托甚至是刺刀推搡了进去。门刚关上,朝勒门就轰然倒在地上??醋旁豪锏哪?img src="tu/ting.jpg">机,零和麻怪竭力将朝勒门拖离这里。

  夜下的院子里一片荒芜,房屋里闪动着黑黝黝的影子,零使劲拖动着朝勒门庞大的身躯,有几个雨点砸在头上。

  下雨了!雨水在这院里引起了一片动,和零一起拖着朝勒门的麻怪突然放手了,零直到摔在地上。

  麻怪冲零叫:“没用的!他活不长!被关起来的蒙古人都活不长1

  “你要帮他!帮他他就能活到放出去1

  “放出去?放到门外那个坑里去吧!咱老子都没了!遭场牛瘟都比现在要强?。?br>
  话是那么说,麻怪仍然帮零把朝勒门拉到屋檐下。雨水已经开始暴淋,零把朝勒门仍在雨地里的腿搬进来。

  “还有酒没有?”

  麻怪把衣服了给零看:“臭一堆!烂命一条!没了1

  “麻怪,我喜欢你,因为觉得你怎么都能活下去。你别让我瞧不起1

  麻怪愣了一下,在暴雨中开始嚷嚷:“咱老子让给你叫麻怪好了1

  “你也别嚷!跟我比你就是马粪堆里钻的屎壳郎!我活着出去,你死在里边,以后我就叫你屎壳郎1

  “咱老子你姥姥1

  零再没理那个气到快爆的丑家伙,他开始检查朝勒门,朝勒门热得吓人。零用檐下掬到的雨水清洗朝勒门的脸。零忽然看到正对了他的麻怪出怪异之,他疑惑了一下,然后后肋被一把刀顶住,另外有一只手盘住了他的脖子,一把刀顶上了他的喉咙。那其实不能算刀,只是两块锈铁片磨制的利器,可一样能置人死地。

  身后是一个恻恻的声音:“离他远点。他得伤寒了,你以为刚拖出去的死人怎么死的?”

  零听着既熟悉又陌生的声音:“您哪位?”

  “延安来的李文鼎先生,不管你骨子里是个什么东西都可以省省了,现在你我都一样了。放开他?!?br>
  那两块铁片松开了。零转身,看着屋檐下那个黑漆漆的逆光人影。

  “伤寒、刺刀、狼狗、机,都分不清红的白的。我们早上进来是四个人,已经病死一个了。李文鼎先生,你在三不管撑过了两天,你在这里能撑到明天早上吗?”

  “你是谁?”

  “古月胡。爹生我下来看看我的手,说就是个干脏活的手,人不会记你名字,就叫阿手,阿手好记?!?br>
  零看着,看着那个人一点点向他凑近,一道电光照亮阿手的脸,不过那张脸现在绝对不是阿手的老实巴。

  “阿手,你真的姓胡吗?”

  “李先生,你真叫李文鼎吗?”

  零扫了一眼身后,人事不省的朝勒门是绝指望不上,而麻怪比想象中躲得更远。于是零只好孤立地去面对那三个人和两把重新顶在身上的锈刀片。

  “站长。我这顶着他的肋骨间,我能一直捅进去,连骨头都碰不到。到心脏我会停一下,等他叫我再捅破他的心脏?!币幻型乘?。

  另外一个说:“他叫之前我会割断他的声带?!?br>
  “他不会叫的?!卑⑹忠醭炼用?,尽管他很清楚他的手下是什么意思,那根本不是威胁,是恨之入骨的怨念和絮语。

  “杀了他吧。为了他我们才搞成这样?!?br>
  “不行。他说他能活到被放出去,我们也能。离完事还早得很?!卑⑹值幕卮鸷苊魅?,但顶在零身上的利器并没收回。

  “我在这镇上待了一年半,从没见人活着从这里出去?!?br>
  “你们都是我最好的手下,多年训练,多年忍耐,不会在这里像老鼠一样死掉?!?br>
  “可是老六已经病死了,下午死的,像老鼠一样,你没看见吗?是他埋的,就在外边,他怎么不染上伤寒?他怎么不被人在脖子上拴条绳子,像死狗一样拖出去?”

  “如果是在战场上,如果我的同胞一没放就被撂倒,我会说,这就是命?!?br>
  零哂笑。

  “放开他?!卑⑹衷俅蚊?。

  顶在身上的利器终于挪开,而零开始大笑,不是那么豪放,但是笑出了声:“阿手啊阿手,你起了个这么卑微的名字,韩信受下之辱,你根本是一头钻到别人的下。你这么过了多少年?不会就为了跑到这个猪圈一样的地方拿锈铁皮捅我两下吧?”

  阿手说:“别笑了,其实闭嘴对你有好处的。他们很想杀了你,我也一样?!?br>
  零又看了一眼那张阴郁的脸,然后忍俊不地转开了头:“对不起,我忍了,真是忍不祝不管你是军统还是中统,想进这地方来不用先在三不管耗几年这么麻烦,你只要走到这门口就大大方方地进来了,当然我希望你们轰轰烈烈一点,先拔轰掉几个鬼子再进来?!?br>
  阿手的眼睛里终于开始冒火,而零迅速被他两个手下摁倒了。

  “我们这种人不该被军队抓住的,我是被人了,谁的我也知道?!卑⑹?img src="tu/yin.jpg">恻恻地看了零一眼“幸好不是你,否则我现在听到的不是笑,是你喉咙里冒血沫的声音?!?br>
  “人的也被人,窝在战壕里不头的刚头就被撂倒,我会说,这就是命?!?br>
  阿手阴郁得就要炸开了,而他的手下也在零的喉管上割出了一条血槽。阿手看了一眼手下:“不给他死。很多共迫不及待要做烈士,他恰巧就是那种人?!?br>
  零坐了起来,他摸了摸自己的伤口:“也许我很不给面子,虽然没染上伤寒,明天却得了破伤风死掉?!?br>
  “别逞口舌之快了,共。如果你真想死,我可以告诉你,我杀人,从来不会因为生气?!?br>
  “是的,现在有比斗嘴要紧的事该做?!绷憧戳丝窗⑹?,走向朝勒门。

  阿手出一种复杂的神色:“抓住他?!?br>
  零再次被那两名中统抓住,他有些恼怒:“这也触犯了你吗?”

  “他有伤寒。我要你活,你就得远离这些病人?!?br>
  “对不起,阿手,我想你钻的时候受太多委屈了,所以往鬼门关的路上倒想过把皇帝瘾?!?br>
  “我不想再听他说话了?!卑⑹炙?。

  中统再次把零摁倒,用一种叫人眼花缭的麻利把零绑了起来,抬进屋里。其实屋里和室外没有区别,因为是根本没有门窗的屋架子。

  阿手阴郁地看看他,转开头,看着雨幕。零瞪着他看的地方。

  朝勒门了无生气地躺在雨中。 Www.3mXs.COm
( ← ) 上一章   零号特工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飘在北京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特威凯书城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零号特工》是由作者兰晓龙精心编写创作的完本军事小说,三毛小说网为你第一时间提供章节第七章及零号特工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完结军事小说零号特工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特威凯书城 www.tewpik.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