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汪肥水的流淌 第20章 受伤
特威凯书城
特威凯书城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科幻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推荐榜 淡色满楼 山乡奇闻 龙涛情史 儿媳秀婷 惹火乡村 小姨多春 荒村野性 山中小屋 桃色美人 寸寸销魂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现代文学
小说排行榜 孽乱村医 流氓学生 梅开二柱 全本小说 三人成狼 上流爱情 蛮荒囚徒 山间猎艳 极品流氓 岁月人生 笑话大全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特威凯书城 > 热门小说 > 那一汪肥水的流淌  作者:丽娟 书号:33119 更新时间:2015-4-14 
第20章 受伤
  子拉着我进了卧室,她躺在上翘起双腿把裙子内了,光着雪白丰的大腿,白花花的大白股,一片丰腴雪白让我眼晕。

  我飞快的光了,站在边看着子,巴硬硬的在腿间一翘一翘的,子看着,脸上出一副情难态,酥酥的哼唧了一声:“哦…伟民…”

  双手扒着白的大腿两边叉开,肥销魂的水,对着我款款发情??醋盼业?img src="tu/ji2.jpg">巴呻着:“哦…快来…”

  我激动的爬上去,手扶着巴对着子肥滑的中间就顺利的入了,啊,一片温软酥香的软包围住我的巴,这种感觉真让人兴奋??!子急促的娇着双臂搂住我,大股一夹一夹的呻:“啊…好美…伟民…好硬好舒服啊…”我动着,眼前浮现着刚才子在厨房与儿子拥抱的情景,我摸她腿间的时候,证明了她在抱着儿子的时候下面就已经了!我更加勇猛了,脊柱一阵酥麻,就想了,我急忙出来巴控制着,我知道我很快就会,我必须想法控制,丽娟还在摇着大股等着我的入,我的身体滑下来,在她大腿中间,那呼呼的发情的味道非常刺,肥美的由于刚才的入现在还娇美的张开着,着里面的,黑乎乎茂盛的漉漉的曲卷着,散发着女人,这是我子的,被多少男人朝思暮想的肥,就在刚才,还在为年轻的儿子水,我扒着她的大腿就把脸埋进去了!

  我想是一只猫,在食甘美的食物,用鼻子嘴舌头一通,子浑身娇颤,捂住嘴努力克制着嘴边的呼喊,大股筛糠似地抖动着,我百般抚下,一股股爱般涌出,我脸都是。觉得她快要高了。赶紧起来在她身上,子呻着,脸上的态毕现,娇呼呼的抱着我敞开着大腿:“伟民…快…给我…”

  我的巴完全可以入,但是我故意在她中间挑逗,我把脸凑过去说:“看我脸上…尝尝你自己的味儿…”

  丽娟媚眼紧闭,张开嘴柔软滑腻的香舌伸出来在我嘴角脸上着,我激动的问:“…”

  丽娟呻着:“,我很…伟民…我快到了…给我吧…”

  “娟…我需要刺…刺一下我…”

  我的巴已经挤进了肥大的中间在里面摩擦着。子扭着股娇:“哦…勇军…你把姐姐干得好啊…我还要…”

  我激动的入着,晃动着,马上就要到达顶峰,子也开始痉挛,肥美的夹得我的巴很紧,一下下娇美的收缩着,我在她耳边息着:“娟儿…我忍不住了…叫我浩洋…”

  子浑身一颤,张开离的双眼,瘫着大腿抱着我的股急促的呻:“哦…我到了,到了…你吧…”

  “你叫我啊…叫洋洋…”

  子死死抱着我的股用力往她腿间着,一双肥美柔软的大腿软软的瘫开仿佛给我一张柔软肥沃的温,呼呼的里就像有种力在允着我的巴,终于哼唧出来了:“哦…洋洋…妈妈早就想被你干了…进来吧…”

  我一下子就到了崩溃的边缘,狂的耸动股,全身的力气都集中在部,让火山的情在子体内发,我颤抖的呻:“哦…到你哪?”

  子伴随我的动高的呻着:“哦、哦、哦、洋洋、干死我了、妈妈里…”

  我们大汗淋漓的拥在一起。过了好久,息才逐渐平静,子犹如一个娇羞的新娘,软软的依偎在我怀里,从未见过她如此温柔。我是一个男子汉大丈夫,搂着子的香肩,听着她带着余韵的娇,问她:“高了?”

  子在我怀里点点头,柔情的搂着我的头,和我嘴对嘴的呼吸着娇声说:“伟民,真好?!?br>
  “刚才你是不是真把我当浩洋了?”

  子娇羞无限的在我嘴上咬了一口:“老不正经,你怎么不叫我妈妈?”

  咬完又用手指在我上轻轻擦了擦她的口水,娇柔的说:“你今天吃什么了,这么勇猛?”

  我一条腿搭在她柔滑酥软的肢上,软软的巴在子肥的下腹部上,对她说:“啥也没吃,就是看着你抱着儿子我激动了…”

  子温柔的摸着我的脸悄声娇嗔:“老变态…净想着老婆让别人…我和儿子抱抱你吃醋了?这么兴奋?!?br>
  “是呀,你跟他做做我会更兴奋的?!?br>
  我温柔的说。

  “啊呀!你…”子在我肩膀上使劲儿拧着,娇羞醉人的摸样真让人爱怜。

  手机突然响了,是子的手机,那是一条短信,我一看表已经11点多了,子拿起手机看了一眼,立刻很紧张,把电话拿给我,我一看是李哲:杨老师,我一直寝食难安,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我和你的朋友刘勇军见了面,谈了很多,他告诉我你们不会找我的麻烦,于是我想把照片都删了,让你也能安心,这是最好的结局,但是我想能够和你当面谈,我也会放心。我是个生意人,不是靠这种照片勒索为生的,我不想留着它,对你我未来的生活都会造成影响。如果你现在可以想开,我们见面谈谈好吗?让这件事画上一个句号。我现在在本地,明天就要出差,如果你愿意,我在等着你的电话。

  我也很紧张,但是觉得他的短信也在理,于是就说:“给他回电话,我和你一起去和他见面?!?br>
  子拨通了他的电话,我隐约听到他在电话里说:“我在你们小区对面的街心花园路边站着…”

  我和子穿好衣服,出了门,夜微凉,我搂住子的肩膀,子充柔情的看我一眼,乖乖的把手臂绕在我的间,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为什说爱可以增进夫感情,这就是原因。没有的婚姻是无法维持的。

  老远就看见一个男人在路边站着,我心里很紧张,告诉子让她在必要的时候报警。李哲看见我也来了,很是气愤:“杨老师!我以为我们可以单独谈谈,你想干什么,这是谁?”

  我马上说:“我是她的丈夫,李哲,你的情况我们已经了解的差不多了,这件事你还可以挽回,就是把照片彻底删了,以后井水不犯河水。我们也不想有太多的麻烦,今天就是给你个定心丸,我亲自告诉你你是安全的?!?br>
  李哲稍稍平静下来,我看到他一脸的憔悴,想必他也在承受着不小的压力,还有我知道勇军一直在不断的给他加。他看着丽娟说:“既然这样,杨老师,我想听你亲自告诉我,你不打算找后账,我只在手机里有照片,发誓没有备份?!?br>
  子盯着这个伤害过她的男人很激动,眼泪也出来:“李哲,我老公已经明确的告诉你了,你还想怎么样?你有没有备份我们怎么会知道?你这种无的人说的话谁会相信?你是个王八蛋!”

  我觉得丽娟的情绪很可能会影响到这次谈判,于是赶紧搂住她的肩膀小声安慰:“丽娟,别激动,我来谈…”

  李哲果然也很激动,大声说:“!杨丽娟,你真有种,我是诚心来讲和的,我李哲是什么人?我说没有备份就是没有!你打听打听,我是干什么的,要你那破照片有什么用?这是我的手机,你看着!”

  说着,他把手机狠狠的摔到地上,又踩了两脚。说:“以后别让人再来烦我!”

  我判断他说的是真的,李哲的家庭是很有背景的,这是传出去对他整个家庭都会有影响,所以他也很有压力。见他把手机摔了,我心里舒了一口气??墒钦馐焙?img src="tu/qi2.jpg">子不冷静的话怒了他:“李哲,你是个十足的氓,谁会去烦你,你自己做的好事,我看见你就恶心!”

  李哲愤怒了,指着子的脸说:“我是氓!你就是好人吧?,你不是也撅着股叫得实?”

  眼含泪走过去啪的狠狠给他一耳光!李哲捂着脸一把就把子推倒了,刚才他的话让我突然硬了起来!但是这时候我怎么能够旁观?我急忙冲过去双手抓住他的领子和他扭打起来,身边传来子的尖叫声!

  我用尽全身力气把他在地上,他愤怒的抓住我的头发,用拳头在我脸上招呼,我也毫不客气的用腿和肘在他身上撞击着,我身体比较胖也很重,着他起不来,他就双腿死命的弹腾着,突然膝盖在我裆部狠狠的撞击了一下,刚才还起的巴被顶的一阵钻心的疼痛,我惨叫一声捂住腿间,身体慢慢躺在地上,我觉得头晕目眩,子大叫着跑过来哭着抱着我:“你怎么了!怎么了伟民!别吓我…”

  我疼得有些麻木,看到李哲也过来了,脸都下白了,结巴的说:“不是我先动手的!不是我,你别装…你起来…我不是故意的!”

  我晕乎乎的失去了意识。

  当我醒来,我已躺在医院的病上,我看看四周,这是我熟悉的地方,熟悉的消毒水味。这是我工作的地方。我睁开眼就看到子哭泣的脸庞,看着我说:“伟民,你醒了,还疼不疼?”

  我没有觉得疼,只是下身好像没有知觉。这时候急诊室的大夫来了,对子说:“嫂子,张院长估计要转移到病房住几天,我都安排好了,泌科的王主任在路上马上就到了,他会给院长做详细的检查,民警在外面等你要录口供,这里交给我吧。您放心好了?!?br>
  我握握子的手,对他说:“丽娟,没事的,他们会照顾好我的,都是同事,你去吧?!?br>
  检查完后我就迷糊糊的睡着了。清晨我起来解手,却发现的时候疼痛难忍,完又失去了知觉。天亮了,噩耗传来,我的茎挫裂伤,已经不能再起了!也就是说,我从此成为了太监!我顿觉天旋地转!天哪,为什么这样惩罚我?

  就在昨天,我才和子共赴云雨,让她达到了久违的高,我痛苦的闭上双眼。

  眼泪从我眼角滑落。

  子在我身边哭泣着,在我耳边小声说:“伟民,对不起,都是因为我。全是因为我你才这样的…是我的错,我会好好照顾你,让你好起来的…”

  我摸摸子的脸,叹了口气,我想,人生中充了让人无奈的事情,也许命里注定我今生遭此磨难,我愤慨的望着天花板,想要直视苍穹,想要问问上天,到底为什么?我心里嘶吼着:我,张伟民,是打不垮的!

  每天我都躺在医院的上,而我的心里逐渐的非常平和,因为工作、升职、人际关系、家庭我奔波劳累的那么多夜夜,从来没有时间停下来好好想一想,这大半个月我每天没事可做,想开了很多。

  清晨,子一如既往的给我送来了早饭,她穿上了一身套装,我看着她说:“天凉了啊,外面冷吗?”

  子温柔的说:“是啊,秋天温差大,早上外面很冷?!?br>
  “浩洋呢?上学了吧?”

  “嗯,他说下午下了课来看你,来,趁热吃吧?!?br>
  “唉,别让孩子往这儿跑了,让他在家吧?!?br>
  子笑笑说:“儿子长大了,懂事了,有时候我也管不了他,让他来吧,他想见你?!?br>
  这期间,翠萍和勇军也不时的来医院看望我,我发现每次都是他俩一起来一起走,看起来很亲密,我想要是他俩成了一对儿,那也不错。和勇军之间的恩怨我们都没有提起过,不过看起来他已经不再那样怨恨我了,我住院的期间,外面的许多事他都心办着,李哲来过一次,要求我们撤诉用赔偿的方式解决,因为我的伤足够给他判刑了,子非常气愤的拒绝赔偿,坚决要求惩罚李哲入狱。

  但是我想,结果已经是这样了,即便让他蹲监狱又不能让我好起来,而且我心里非常清楚,当时扭打在一起的时候,他的确是无意间给我造成的伤害。

  而且我住院后,李哲和他的家人也经常来给我道歉,态度也很好。于是我和勇军翠萍商量一下,他们帮着劝服丽娟,接受了那笔不少数目的赔偿金。撤诉了。

  时间在医院过的真漫长,一个月的时间让我觉得几乎已经住了半年了,出院的时候,我已经完全恢复了,除了不能正常起,一切都恢复正常。我的精神也好了。这一天有不同事和朋友都来给我庆贺,在酒店摆了几大桌,勇军和翠萍挨着坐在我对面,吃饭的时候我看到一个细节:勇军给翠萍夹了菜,翠萍那勾魂的媚眼像他投去动人的秋波。我就悄悄的问丽娟:“丽娟,他俩怎么回事?”

  子娇羞的看我一眼:“你别管人家闲事儿?!?br>
  我笑笑说:“呵呵,我只是觉得人生如戏啊,不过这样也好…”我没有往下说,因为顾红这个名字在我和子之间还是很感的,我有癖,她没有夫癖。

  回家住的这段时间,和子住在一起,我突然又开始有了,晚上子带着身温柔的体香躺在我旁边,那丰腴成体白人,丰颤颤,肥巨硕,让我心难耐。想去摸摸总是遭到子拒绝,她说要等我恢复差不多了再试试。现在不宜激动。

  连着下了几天雨,气温突降,真是一场秋雨一场寒啊,晚上要盖被子了。我在外面和朋友喝酒喝到很晚,回来一下车就有种冬天的感觉,可是看到家里亮着灯光,我心里暖洋洋的,我知道,可爱的儿子温柔的子他们在家,等着我。

  我到家洗了澡到卧室,看见子已经铺好了,跪在上整理者枕巾,向后翘着浑圆肥大的股,在薄薄的睡下丰人,我的心动了。躺在被窝里,搂住子丰腴的肢,轻声说:“丽娟,你有没有嫌弃我,我已经是太监了…”子娇羞的抱着我娇声说:“伟民…你都是为了我才这样的,怎么会嫌弃你?你想不想试试?”

  我点点头。把手伸到她睡衣里,摸到她柔软丰峰,子瘫软着身子,任我的手在她身体上游走,我伏在她身上轻轻吻着她丰美的嘴,解开她的衣襟,子配合着让我把她光了,我自己也的光溜溜的,两具体又重新在一起互相慰藉着…

  子很快就进入了状态,娇呼呼的抓住我死蛇般的进她肥的大腿中间,夹在一起风的耸动着肥,我软软的巴与她淋淋的肥腻摩擦着,我又闻到了那股熟悉的气味,的,香香的,那是子发情的味道。子娇着:“哦…伟民…舒服吗…”

  我很激动,很兴奋,高亢,就是硬不起来。我抱着子肥大的股用软巴在她腿间磨蹭着说:“丽娟,你该喊我什么…”

  子一脸的娇羞,随即被一种放的神态所取代,夹着我的巴柔软的娇:“浩洋…啊…快干妈妈…哦…”虽然没有入,我们相的地方仍然发出腻腻的水声,子呻着:“嗯…干的妈妈好…”

  我软软的巴虽然不能硬,但是有感觉了,被润滑柔软的摩擦的酥麻麻的,我激动的声音发抖:“啊…很想让儿子干你吧…告诉我…”

  子剧烈娇着,浑身都瘫软了:“是啊…我好想…儿子…给妈妈进来…”我瞬间到了情的顶峰,软软巴一动一动的,淌出来。子仍然夹着娇着问:“你了?”

  我嗯了一声不好意思的说:“不是,是出来的…”

  子温柔的息着翻下身,拿纸巾给我擦拭着,又把自己腿间擦干净,依偎在我怀里柔声说:“伟民,这样舒服不舒服?”

  我搂着她说:“我舒服了,可是你难受了?!?br>
  子笑笑在我上吻了一下说:“你舒服就行,不要管我?!?br>
  我心中一阵感动,于是把她紧紧抱在怀里轻轻的说:“那怎么行,我知道你想,真的让浩洋来吧…”

  子在我怀里微微发颤,把脸埋进我的膛,一只手伸上来捂住了我的嘴… Www.3Mxs.COm
( ← ) 上一章   那一汪肥水的流淌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飘在北京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特威凯书城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那一汪肥水的流淌》是由作者丽娟精心编写创作的完本热门小说,三毛小说网为你第一时间提供章节第20章 受伤及那一汪肥水的流淌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完结热门小说那一汪肥水的流淌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特威凯书城 www.tewpik.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