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激流三部曲) 第17章
特威凯书城
特威凯书城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科幻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推荐榜 淡色满楼 山乡奇闻 龙涛情史 儿媳秀婷 惹火乡村 小姨多春 荒村野性 山中小屋 桃色美人 寸寸销魂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现代文学
小说排行榜 孽乱村医 流氓学生 梅开二柱 全本小说 三人成狼 上流爱情 蛮荒囚徒 山间猎艳 极品流氓 岁月人生 笑话大全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特威凯书城 > 经典名著 > 春(激流三部曲)  作者:巴金 书号:35106 更新时间:2015-7-12 
第17章
  周老太太当晚回家去了。蕙、芸两姊妹就留在高家,芸和淑华同睡,蕙却睡在淑英的房里。

  第二天早饭后觉新坐了轿子到西蜀实业公司事务所去。

  他在办公室里坐了两个多钟头。王收账员来向他抱怨近两个月收租的困难,商店老板都说生意清淡,不肯按时缴纳房租。

  王收账员刚走?;凭碛挚茸潘耘踝潘檀戳??;凭碛峙劳跏照嗽辈蝗险媸兆?,要他规劝王收账员以后努力工作。觉新心平气和地跟黄经理谈了一阵话,说得黄经理满意地摸着八字胡直点头?;凭碜吡艘院?,一家商店的老板来找他谈缩小门面的事。接着克定来吩咐他代买几部前三四年出版的文言小说。他好容易把这些人全打发走了,一个人清清静静地办了一些事情,就锁好写字台的抽屉,走到商业场后门,坐上轿子到周家去了。

  周公馆里显得很忙。左边厢房内地板上堆了许多东西,大半是新买来的小摆设,还用纸包着。有的包封纸被拆开了,洋灯罩、花瓶等等了一部分在外面。觉新的大舅父周伯涛俯在案上开列应购物品的单子。大舅母陈氏和二舅母徐氏站在旁边贡献意见。她们说一样他写一样,有时他自己也想出什么觉得对就写下了。枚少爷怯生生地站在另一边旁观着他们做事情,不敢动一下。仆人进房来,又匆忙地跑出去,刚走到窗下,便听见主人在房里大声呼唤。

  觉新走进左边厢房。周伯涛看见他连忙站起来,黑瘦无光彩的脸上出笑容道:“明轩,你来得正好?!绷轿痪四敢沧砝凑泻羲?。觉新给他们请了安,又跟枚少爷打了招呼,便问起“外婆在上房吗?”他得到回答以后又到右上房去,给周老太太请安。周伯涛陪着觉新去。觉新在周老太太房里坐了一会儿,谈了几句闲话,便跟着周伯涛回到左边厢房。陈氏和徐氏拿着一本簿子在清点堆在屋角的那些物品,由枚少爷一件一件地拿起来拆开封皮给她们看了,然后包封好放在一边。陈氏看见觉新进来,便得意地对觉新说:“大少爷,你来看我们买的东西。请你看看买得对不对?”觉新只得赔笑地走过去。这里有洋灯、花瓶、笔筒、碗盏等等,式样很多,质料也各别,但都很精致。觉新看一样赞一样,看完了知道缺少的物品还很多。他们又把方才写的购物单给他看。他也有些意见,都告诉了他们。他同他们商量了许久,最后算是把购物单写完全了。觉新答应担任购买一部分的东西。周伯涛吩咐陈氏到左上房去搬出三封银圆交给觉新,这是用皮纸包好的,每封共有壹圆银币一百个。觉新把它们放在皮包里,便告辞回去。他们留他在这里吃午饭,他却找到一个托辞道谢了。他答应第二天再来。

  周伯涛和枚少爷把觉新送出去。周伯涛刚刚跨出大厅,忽然听见周老太太在唤他,便道了歉先走进去,要枚少爷送觉新上轿。枚少爷看见他的父亲进去了,旁边又没有别人,仆人、轿夫等跟他们离得并不很近,不会听见他们的低声谈话,便挨近觉新声音颤抖地轻轻说道:“大表哥,我有些话想跟你谈谈。你二天来时,到我屋里头坐坐?!本跣戮鹊赝琶渡僖那喟咨氖萘常貉燮ご棺?,眼睛没有一点眼神,连嘴上也毫无血;两眼不停地眨动,好像受不住觉新的注视;头向前俯,他虽然只有十六岁,背都有点驼了。觉新不觉怜悯地问道:“你有什么事情?不太要紧吗?何不现在就说?”觉新还希望自己能够给他帮一点忙。

  “下回说罢,”枚少爷胆怯地推诿道。过后他忽然红了脸,鼓起勇气用很低的声音说:“爹管得太严。我有时只得偷偷看点闲书。心也让看闲书看了。有时整晚睡不着觉,有时睡得还好,半夜里又让…梦遗醒了。我怕得很。我不敢对爹说。近来我又常常干咳…”他愈说愈激动,后来有点口吃了。他似乎还有许多话想说出来,但是他忽然低声嘘了一口气,消极地说:“下回再说罢?!本跣抡咀√渡僖不?。他很感动,便更加注意地听着。

  枚少爷忽然紧紧地闭了口。他仓卒间随便说了两句安慰的话:“枚表弟,你不要着急,这多半不要紧。你以后留心点,不要再有那种…”他在这里省去几个字,但是他相信枚少爷一定能明白他的意思。他预备上轿了,但又站住,带着严肃的表情警告地对枚少爷说:“你应该请医生来看,这样下去是不行的。我想还是对大舅说了好?!薄安?,你千万不要对爹说,爹晓得一定会骂我,”枚少爷的脸上忽然现出恐怖的颜色,他惊恐地阻止道。

  觉新知道周伯涛的情,觉得枚少爷的害怕也有理。他很同情这个孩子,却又没有办法帮助枚少爷。他便随口劝道:“你最好多到街上走走,就到我们家里也好。关在屋里头太久了,对于身体很不好?!泵渡僖玖艘豢谄蜕鸬溃骸鞍?,我何尝不晓得?可是爹不准我出门。爹要我在家里温书。不过爹又说等姐姐出嫁以后让我到你们家里搭馆去?!本跣掳衙纪肺⑽⒁恢?,也没有别话可说,略略安慰几句便告辞上轿走了。

  觉新坐在轿子里面一路上就想着枚少爷的事情。他愈想愈觉得心里难过。他在枚少爷的身上看不见一线希望。这个年轻的人境遇甚至比他的更坏。他至少还有过美妙的梦景。他至少还有过几个爱护他的人。他至少在那样年纪还大胆地思想过。这个年轻人什么也没有。冷酷、寂寞、害怕,家庭生活似乎就只给了他这些?!暗艿锰?,”“我怕得很,”这两句话包括了这个十六岁孩子的全部生活。没有一个人向这个孩子进一点劝告或者给一点安慰。现在这个孩子怀着绝望的心情来求助于他,他却只能够束手旁观,让这个孩子独自走向毁灭的路??醋乓桓瞿昵岬纳嵩獯莶?,这是很难堪的事,何况他自己的肩上已经担负了够多的悲哀。他左思右想,总想不出一个头绪。好像失了路途,他到处只看见黑暗,到处都是绝望。他的心越发冷了。

  轿子进了高公馆,在大厅上停下来。一阵吵骂声把觉新唤醒了,他才知道已经到了自己的家。他没打采地走出轿子,看见带淑芳的杨妈挣红着脸,指手动脚地跟高忠大声相骂。她站在大厅上,她的衣襟敞开,一只xx子在外面,像是刚刚喂过淑芳的似的。高忠也不肯示弱,他从门房里跳出来,在天井里跳来跳去。他只穿了一件汗衫,袖子挽得高高的,光头上冒着汗珠,口里着唾沫。他一面叫骂,一面向杨妈挥着拳头。他骂道:“你这个妖,你这个监视户。四老爷欢喜你,我老子倒不高兴嫖你…”三房的仆人文德在旁边劝高忠少讲两句,高忠不听他的话,只顾骂下去。

  杨妈嘶声叫起来:“你挨刀的,短命的,儿子,你不得昌盛的,绝子绝孙的。你打老娘的主意,碰到了钉子,你就造谣言血口人。好,你会说,我们就去见四老爷去…”她又羞又气,脸挣得通红,两步跳下石阶要去抓高忠的衣服。高忠毫不退缩,抄着手雄赳赳地站在那里。杨妈刚刚扑到高忠的身上,高忠用力一推,杨妈倒退了两步。但是她立刻又扑过去。高忠的手快要打到她的脸上,却被在旁边看热闹的仆人、轿夫、女佣们拦住了。王嫂同钱嫂拉开了杨妈,赵升同文德两个拉开了高忠。淑芳在大厅上书房门口石级旁边跌倒了,哇哇地哭起来。

  “杨妈,七小姐跌倒了,你快去抱她?!焙紊┛醇绶嫉?,便在后面高声唤着杨妈。杨妈并不理会,却挣扎着要去打高忠。何嫂便自去抱起了淑芳,一面给她揩眼泪。

  书房里觉英、觉群、觉世们读书的声音也被杨妈的叫骂声掩盖了。高忠越骂话越难听。杨妈骂不过就大声哭起来。王嫂在旁边劝她。

  觉新本来想骂他们几句,制止这场吵架。但是他忽然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不住地往上冲,他只是发呕。他也不说话,静悄悄地跨过拐门进里面去了。

  出乎觉新的意料之外,他走到自己的房门口,就听见里面有人谈话的声音。他把门帘揭开,一股檀香气味送到他的鼻端。他一眼便看清楚了房里几个人的面貌。不愉快的思想离开了他。他惊喜地说:“难得你们都在这儿?!薄拔颐强腿硕祭雌肓?。你当主人的有什么东西待客?快说?!笔缁笊Φ?。她坐在写字台前面的活动椅上。

  “三妹,你不也是主人吗?你不好好地招待蕙表姐、芸表姐,却要等我回来,”觉新说了上面的话,不等淑华再说,就走到方桌前面,走近蕙的身边。他关心地望着蕙说:“我到你们家里去过了?!薄捌琶挥蟹愿朗裁绰??大家都忙罢,”坐在方桌另一头的芸问道。

  “没有,”觉新略略摇摇头。他忽然注意蕙在看他,这是充着信赖和感谢的眼光。他心里微微震动一下,过后把眉头一皱,焦虑地对蕙说:“只是枚表弟…”“枚弟有什么事?”蕙惊疑地嘴问道。

  觉新沉一下,然后摇头说:“没有什么。不过他的身体不大好,平应该多多留心。他又害怕大舅,他即使有心事也不敢让大舅晓得?!薄懊兜苷飧鋈艘裁挥邪旆?。年纪不小了,却没有一点男子气?!避吭谂员?img src="tu/cha.jpg">嘴说。

  “枚弟有什么心事?大表哥,他对你说过吗?”蕙担心地低声追问道。

  “他没有说什么,这只是我一个人的猜想?!本跣铝μ佣菟频厮?。

  蕙不作声了。淑华却着觉新说笑话。芸也讲了一两句。

  过了一会儿蕙忽然唤声“大表哥”接着恳求地说:“枚弟好像有什么病似的。爹待他又太严,不会体贴他。他一个人也很可怜。你有空,请你照料照料他。你的话他会听的?!鞭サ那笾难酃庠诰跣碌牧成贤A袅诵砭?,等候他的回答。

  觉新知道自己对枚表弟的事情不能够尽一点力,但是他看见蕙的殷殷求助的样子,又不忍使她失望。他想:他对她的事情不曾帮过一点忙,却让她独自去忍受惨苦的命运,难道现在连这一点小小的要求他也还必须在口头上拒绝她么?

  同情使他一时忘了自己,同情给了他勇气。他终于用极其柔和的声音安慰蕙道:“你放心,只要我能够,一定尽力给他帮忙?!彼驮谵ヅ员咭话烟僖紊献铝?。

  蕙感动地微微一笑。愉快的颜色给她的脸涂上了光彩。她对觉新略略点头,轻轻地说了一句:“多谢你?!笔缁诟拷不?,她的座位正对着门。她看见门帘一动,觉民安闲地走进房来,便问道:“二哥,琴姐呢?”“我替你们请过了,她明天一定来,”觉民带笑地回答。

  “怎么今天不来?”淑华失望地说。

  “她今天有点事情,人又不大舒服。横竖她们学堂后天放假,她明天来也可以住一天,”觉民安静地解释道。

  “琴姐明天什么时候来?最好早一点,”淑贞眼巴巴地望着觉民,好像要在觉民的脸上看出琴的面影一般,她着急地说。

  “琴姐明天来,我们一定要罚她。这两天叫我们等得好苦。今天还不来。二哥,是你不好,你把琴姐请不来,我们不依你?!笔缁г沟?。

  “这的确要怪二哥,琴姐素来肯听二哥的话,”淑英抿嘴一笑,嘴说。

  “是呀。如果二哥要她今天来,她今天也会来的,”淑华接口挖苦觉民道。但是她马上又故意做出省悟的神气更正道:“不对,应当说二哥爱听琴姐的话。二哥素来就害怕琴姐?!避堪蚜街?img src="tu/liu.jpg">动的眼睛天真地望着觉民的脸,她感到兴趣地微笑着,鼓动般地说:“二表哥,她们既然这样说,你立刻就去把琴姐请来,给她们看看你是不是害怕琴姐?!薄捌婀?,这跟我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要我去请?芸表妹,怎么你也这样说?”觉民故意做出不了解的神气,惊讶地四顾说。

  芸抿嘴一笑,她的圆圆的粉脸上出一对酒窝,她答道:“她们都这样说?!薄岸?,你不要装疯。各人的事各人明白。真不害羞?;挂的??!笔缁咽种冈诹臣丈匣判呔趺?。

  淑英笑了,芸笑了,淑贞也笑了。蕙和觉新的脸上也出微笑。蕙不久便收敛了笑容短短地叹一口气,低声对觉新说道:“我真羡慕你们家里的姊妹,她们多快乐?!薄跋勰健绷礁鲎职丫跣碌男囊卮掏戳?。这像是讥刺的反语。然而他知道蕙是真挚地说出来的。连这样的生活也值得羡慕。单从这一点他也可以猜想到这个少女的寂寞生活里的悲哀是如何地大了。她简直是他的影子,也走着他走过的路。他知道前面有一个深渊在等候她。但是他无法使她停住脚步。其实他这时也不曾想到设法使她停住脚步的事。他只有一个思想——他们两人是同样的苦命者。他曾经有过这样的希望——希望一种意外的力量从天外飞来救她。但是希望很快地就飞过去了。剩下来的只有惨苦的命运。泪水突然打了他的眼睛。他的眼光穿过泪水在她那带着青春的美丽的脸上停留了片刻。他的脸上起了痛苦的痉挛,他低声对她说:“你不要这样说,我听了心里很难过?!鞭ハ氩坏骄跣禄崴党稣庋幕?。她惊奇地看他一眼。她的心也不住怦怦地跳动起来。这过分的关心,这真挚的同情把她的心搅成了软绵绵的,她没有一点主意。她先红了脸,然后红了眼圈。她埋着头半晌说不出一句话,两只手只顾着一方手帕。

  “二姐,你看,大哥不晓得跟蕙表姐说些什么话,一个埋着头不作声,一个眼里尽是泪,”淑华转动一下椅子,把头靠近淑英的脸,忍住笑在淑英的耳边低声说。

  淑英随着淑华的眼光看去,她不知道觉新同蕙在讲些什么,然而这情形却使她感动。她不想笑,而且也不愿意让淑华说话嘲笑他们。她摇摇头拦阻淑华道:“让他们去说罢,不要打岔他们?!笔缁隽艘桓龆ぷ?,觉得有点扫兴,但是她再留意地看了觉新一眼,她自己的心也软了,她便不再提这件事情。

  觉民站在写字台后面跟芸讲话。芸坐在淑华的斜对面。她一面讲话,一面也能看见淑华的动作。芸是一个很聪明的女子,她略为留心便猜到了淑华的心思。她自然爱护她的姐姐。

  她害怕淑华真的嚷起来跟蕙开玩笑,便趁着觉民闭口,连忙唤了声:“三表妹”

  “嗯,”淑华答应道。她看见芸没有马上开口,便问道:“芸表姐,什么事?”芸找不出话来回答淑华。她迟疑一下,忽然瞥见写字台上的檀香盒子,便顺口说:“檀香点完了,请你再印一盒罢?!笔缁刮创鸹?,淑英便站起来把一只手搭在淑华的肩头说:“你让我来印罢?!薄耙埠?,”淑华说,便站起让淑英坐下,她自己站在椅子背后。淑英把檀香盒子移到面前,取下上面的一层,刚刚拿起小铲子,绮霞和翠环两人便进房来请众人去吃午饭。淑英和淑贞自然回各人的房里去。淑英带着翠环走了。淑贞恋恋不舍地独自走回右厢房去。分别的时候她们还同淑华们商量好晚上在什么地方见面。

  这个晚上觉民关在房里写文章,预备功课。觉新到桂堂旁边淑英的房里去坐了一点多钟,同几个妹妹谈了一些过去的事情。后来克明唤他去商量派人下乡收租的事,他便离开了她们。以后他也不曾再去,他以为她们姊妹们谈心,没有他在中间,也许更方便。

  觉新回到自己的房里,时候还早,电灯光懒洋洋地照着这个空阔的屋子。在屋角响着老鼠的吱吱的叫声。他把脚在地板上重重地顿了两下,于是一切都落在静寂里了。他起初想:海臣大概睡得很了,便走进内房去。上空空的没有人影。他这才恍然记起:海臣已经不是这个世界上的人了,便低声叹了一口气。他呆呆地望着空,过了半晌又无打采地走到外房去。

  方桌上放着“五更”茶壶煨在那上面,是何嫂给他预备好了的。他走到写字台前,坐在活动椅上,顺便拿起桌上一本新到的《小说月报》,看了两页,还不知道书上写的是什么。他实在看不下去,便放下书,静静地在椅子上坐了一会儿,后来就俯在写字台上睡着了。直到何嫂给他送宵夜的点心来时才把他唤醒。他疲倦地说了一句:“你端给二少爷吃罢?!苯稚系亩嗌炝?。他听着这令人惊心的锣声。他甚至半痴呆地数着。何嫂把点心端走了。不久她又回来,殷勤地给他倒了一杯茶放在他的手边。他看见何嫂,不又想起海臣,但是当着何嫂的面,他也不曾流泪。等何嫂走出了房间,他才取出手帕频频地揩眼睛。后来他觉得枯坐也乏味,便到内房去拿出一副骨牌来,仍然坐在写字台前,一个人“过五关”解闷。

  他懒洋洋地玩着牌,老是打不通第五关。他愈玩愈烦躁。

  后来电灯灭了。他早就听见电灯厂发出的信号——那凄惨的汽笛。方桌上有洋烛在烛台上,他也不去把它点燃。电灯光一灭,房间并不曾落在黑暗里,月光从窗户照进来,桌上、地上都映着镂花窗帷的影子。月光甚至偎倚在他的身上。他静静地在椅子上坐了一会儿,忽然站起来。他想到花园里去走走。

  觉新走进了花园。他看见月门微微掩着,没有加上门闩。他有点奇怪:什么人这时还到花园去?他也信步往里面走去。

  这晚月甚好。觉新的心也被这月夜的静寂牵引去了。他一路上只顾观看四周景物,不知不觉地走入竹林里面。他快要走完竹林中的羊肠小径时,忽然听见前面溪边有人在讲话。

  他略略吃惊,但是马上就明白了。那是蕙和淑英的声音。不过他还疑惑:她们这夜深还到这里做什么呢?他忽然起了一个念头:躲在竹林里面窃听她们说些什么话。

  “…只怪我一向太软弱,到现在也只有听天安命。不过我怕我活不久。妈总爱说我生成一副薄命相。我想这也有道理,”蕙忍受地、凄凉地说。

  “我只恨我为什么不是一个男子。不然我一定要给你帮忙,”淑英气恼地说。

  蕙叹了一口气,又说:“我这一辈子完结了。不过二表妹,你的事情还可以想法。你跟我是不同的。你有几个哥哥。大表哥、二表哥他们都会帮忙你。大表哥是个好心肠的人?!还此蔡嗔?。我担心他…”觉新听到这里,心跳得很厉害。他又是喜悦,又是悲戚,又是感激。他反而下眼泪来。他觉得自己没有自持的力量了,便移动两步,拣了一的竹子,就倚在那上面。

  蕙的最后一句话还没有说完,这本是随口说出来的,她说到“他”字时,忽然沉起来,一时找不到适当的字句表明她心中所感。这时她听见竹林中起了响声,略有惊疑,便侧耳倾听,一面说:“二表妹,你听,好像有人来了一样?!笔缬⒁沧⒁獾靥艘幌?。旁边翠环却接口说:“不会罢。

  也许是猫儿。这夜深还有哪个来?“淑英也不去管这件事情。她还记住蕙的话,便同情地说:”蕙表姐,你也太好了。你自己的事情是这样,你还担心别人的事情?!稗フ驹谀厩派?,脸上出苦笑。她仰起头让月光抚摩她的脸颊,她带了点梦幻地说:”二表妹,我真羡慕你,你有这样的两个哥哥。我们的枚弟简直没有办法。家里头就像没有他这个人一样?!八鋈宦裣峦房聪?,迟疑一下,又说:”我倒有点想念你们的鸣凤??床怀鏊棺龅煤浜淞伊?。我连她都赶不上。我有时也真想过还是一死落得干净。不过我又有些牵挂。我的确软弱。我也晓得像我这个人活在世上,也没有意思…“这时觉新实在不能忍耐了,他踉跄地走出竹林去。

  “大少爷?!贝浠返谝桓隹醇?,惊讶地叫了一声。

  蕙和淑英惊喜地招呼了觉新。觉新勉强一笑,温和地说:“难得你们在这儿赏月,你们来了好久罢?!薄拔颐抢戳艘徽罅?。我们想不到你也会来,”淑英陪笑道。

  她从桥上走下来觉新。蕙依旧站在桥上,低下头默默地望着溪水。

  “我也来了一阵了,你们刚才讲话我也听见的,”觉新凄然一笑,低声说。

  “那么你都听见了?”淑英着急地问道。蕙抬起眼睛,窥察似地看了他一眼,又不好意思地埋下头去。

  “不,我只听见了一点。我觉得我太对不起你们,”觉新痛苦地说。他向前走了两步,站在桥头,关切地望着蕙,忽然一笑,但是这笑容和泣颜差不多。他温柔地唤道:“蕙表妹?!鞭デ崆岬卮鹩σ簧?,抬头看他一眼。他一手拊着心,半晌说不出一个字。直到蕙把眼睛掉开了,他才求恕似地说了一句:“请你原谅我?!鞭ム凉炙频乜淳跣?,眼光十分温柔,里面含着深情,她似乎用眼睛来表达她不能用言语表示的感情。她低声说:“你为什么对我说这种话?你难道不晓得我只有感激你?”她止住话摸出手帕,在脸上轻轻揩了一下,身子倚在栏杆上,两手拿着手帕在玩,头慢慢地埋下去,她继续说:“我是不要紧的,大表哥,你倒要好好地保重?!薄拔??你为什么还只顾到我?你看你…”觉新再也说不下去,他完全失掉了控制自己的力量。他想哭,但是他又不愿意让蕙看见他的眼泪。他叹了一口气,连忙转过身子,匆匆地走到桥那边天井里,在一株桂树下站住了。

  蕙默默地望着觉新的背影,又拿起手帕去揩眼睛。

  “二小姐,你过去劝劝?!贝浠吩谑缬⒌亩咚擞恋?。她们这时还站在溪边,蕙和觉新的谈话她们大半都听见了。淑英渐渐地明白了那种情形,她很感动,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她看见觉新在对岸天井里站定了,便走上桥,到了蕙的身边,亲热地唤了一声:“蕙表姐?!贝浠芬哺潘呱锨爬?。

  蕙回过头看淑英,过了片刻,忽然带着悲声迸出一句:“我们回去罢?!彼咽缬⒌囊恢话蜃咏艚敉熳?,身子就偎倚在淑英的身上。

  淑英装出并不知道他们两个人的心情的样子,她勉强出笑容,温和地、鼓舞地说:“现在还早。蕙表姐,你看月这样美,既然来了,索多耍一会儿。我们拉住大哥一起到钓台上面赏月去,好不好?”“二表妹,我不去了,我心里难过,”蕙在淑英的耳边低声说,凄凉的声音响彻了淑英的心。淑英的心事也被它引了起来。暗云渐渐地浮过来遮蔽她的眼睛。她害怕自己也会支持不住,关心地看了蕙一眼,便说:“也好,那么我们回去罢。

  大哥这两天也很累,他也应该早些睡觉才是。横竖我们明天还可以再来?!熬跣旅闱恳恍?,答道:”我倒没有什么,不过我看蕙表妹精神不大好,倒应该多多休息。究竟夜深了,久在花园里也不好?!? wWw.3MxS.COm
( ← ) 上一章   春(激流三部曲)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飘在北京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特威凯书城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春(激流三部曲)》是由作者巴金精心编写创作的完本经典名著,三毛小说网为你第一时间提供章节第17章及春(激流三部曲)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完结经典名著春(激流三部曲)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特威凯书城 www.tewpik.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