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激流三部曲) 第31章
特威凯书城
特威凯书城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科幻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推荐榜 淡色满楼 山乡奇闻 龙涛情史 儿媳秀婷 惹火乡村 小姨多春 荒村野性 山中小屋 桃色美人 寸寸销魂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现代文学
小说排行榜 孽乱村医 流氓学生 梅开二柱 全本小说 三人成狼 上流爱情 蛮荒囚徒 山间猎艳 极品流氓 岁月人生 笑话大全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特威凯书城 > 经典名著 > 春(激流三部曲)  作者:巴金 书号:35106 更新时间:2015-7-12 
第31章
  晚上八点钟光景觉新一个人在房里枯坐无聊,便焚了一盒檀香,捡出一束信笺,想把他的腹的悲愤寄托在纸上。他一面写一面流泪。觉民和琴、芸、淑英、淑华姊妹来看他(芸是这天下午来的,周氏害怕芸一个人闷在家里哀痛成病,便把她请到高家来同表妹们一起游玩散心)。他们看见这情形,很觉诧异。他们也猜到他在给觉慧写信。淑华便向他要信来看。觉新并不拒绝,就把写好的信笺递给淑华。淑华看后又递给淑英,淑英递给芸,芸给琴,琴再给觉民,这样地轮传观。

  觉民读着觉新的信,仿佛看见一个年轻的生命渐渐地在纸上枯萎。觉新的温和的哀伤的调子刺痛他的心,起他的更大的悲愤。他不能忍耐地想起来:一件一件的事情,一个一个的生命,这样的悲剧要到什么时候才完结呢?那个摧残青春、摧残爱的旧势力要到什么时候才消灭呢?这么一个可爱的牺牲品。那张美丽的脸一两个月前还在这个房间里吐出绝望婉转的呻。如今一具薄棺就把一切的希望都掩埋了。他们不能援救她,让她被人着一步一步地走向深渊,现在却要在她的灵前哀吊了。他不能忍耐这沉闷的空气,他不能忍耐他们的温和的话。他便用悲愤的调子把信大声读出来,他要宣中的郁闷,他要起别人的愤怒。他读着:“…时已十时半,医院已闭门。母与兄不时为蕙表姐调药。正十一时,服药甫毕,声息即无,虚而死。

  呜呼痛哉。当即命人至郑府及外祖母家报信,料理衣物;又命杨嫂等为蕙表姐净身移正。诸事略备,痛哭不已。此夜大家守至天明,泪眼相对,回视蕙表姐,瘦不羸把,伤心惨目未有如今夜之甚者。兄当时神经受刺过甚,头痛裂。天明时即出院。兄返家时家人尚酣睡未醒。兄服药即眠,八时后至医院,则不过泪眼相对而已。外祖母、大舅父及亲友均至。二时入棺,二时半大殓,三时出院,三时半抬至东门外普慈寺暂寄。郑府事事推诿,对蕙表姐后事极其冷淡。大舅父软弱无能而刚愎自用。兄当时气极矣,伤心极矣,故送至中途即自行返家。不意普慈寺又有军队驻扎。兄与外祖母、舅母、母亲恐其扰力主迁移,乃看定莲花庵,大约三数后方能迁移也。

  现定下月初二在浙江会馆成服。三叔代兄拟挽联一副,抄录如下:归妹曾几时、舅姑称顺、戚鄀钦贤、岂期草萎宜男、仅闻片语遗留、遽舍仙郎生净土?!熬跣碌男判吹秸饫镂?。众人等着读下面的句子,但是他却放下笔不再写了。芸一边读一边流泪,读到后来她悲痛到了极点,便把信笺递给琴,一个人走到方桌旁边坐下,把头俯在桌上伤心地哭起来。

  淑华打算过去安慰芸,然而觉新却在旁边拦阻道:“三妹,你就让芸表姐哭一会儿。她要哭一会儿心才会畅快的?!彼底挪痪醯米约阂彩抢崴?img src="tu/man.jpg">眶了。

  “大哥,你不能够送这样的对子。这明明是假话?!本趺癫?img src="tu/man.jpg">地说。

  “假话,我自己也晓得,”觉新痛苦地答道?!八晕倚吹秸饫镌僖裁挥杏缕聪氯?。在我们这种环境里遇着什么事情都只能够说假话?!薄昂?,舅姑称顺,戚鄀钦贤。只要少折磨蕙表姐一点就好了,”觉民气愤地说。

  “你没有看见大舅送的那副对子,那才气死人。大舅还好意思说什么群夸夫婿多才,应无遗恨留天壤??峙乱仓挥兴桓鋈丝浣辈凼瞧娌?,”觉新说着,也有点生气。

  “我倒有一副对子送去,八个字:临死无言,在生可想。大哥,你看怎样?”觉民正说道。

  “这倒痛快?!笔缁氖殖瓶斓?。

  “二弟,你快不要这样做。你又会给我招惹麻烦的,”觉新着急起来,连忙挥手说。

  “你怕什么?我不过说说罢了。我不会送去的。我又不是傻子,不会干对牛弹琴的事情,”觉民冷笑道。

  “不要再谈这件事情了。你们看,芸妹多么伤心,你们还不好好地劝劝她?”琴看见芸俯在桌上嘤嘤啜泣,很可怜,她觉得不忍,便嘴道。她自己的心也为怀念、悲愤、悔恨所苦恼着。她不能不思念蕙;她不能不为蕙的惨死感到不平。蕙的这样的结局是她预料到的,蕙的死讯并不使她惊奇,但是唯其她早就料到蕙迟早会落进这个深渊,她现在倒因为自己不能在事前将蕙救拔出来而感到悔恨了。

  “我没有伤心。我没有伤心,”芸抬起头,泪痕面地分辩道。

  “你还说没有伤心。你看你的眼睛都哭肿了,”琴怜惜地说。她看见绮霞在旁边,便吩咐道:“绮霞,你去给芸小姐打盆洗脸水来?!辩蚕即鹩σ簧?,立刻走出去了。

  芸听见琴的亲切温柔的声音,不觉又想起蕙,她伤心地带哭声说:“我不相信姐姐就会死,这好像是在做梦。好像她昨天还同我在一起一样?!薄拔乙簿醯?,没有多久以前蕙表姐就在这间屋里,我们大家有说有笑,就像是昨天的事情。想不到她会死得这样快,”淑华惋惜地说,但是这惋惜马上就被怨愤赶走了。她想到蕙的病原,她想到蕙在郑家所过的那些日子,她不能不感到极大的愤怒。

  “我也记得有一次在晚上我同她一起到大哥屋里来,大哥还说:我们三个人落在同样的命运里了…现在想不到她一个人先离开了我们。唉…”淑英感动地说,她很想忍住眼泪,但是说到后来她终于发出了带哭的呻。

  “蕙表姐是被人害死的。应当有人出来给她报仇,”淑华气恼不堪地嚷道。

  “三妹,轻声点。你少说些。你说哪个人来报仇?又向哪个报仇?”觉新好像觉得有烈火在熬煎他的心,他一面揩眼泪,烦躁地警告淑华道。绮霞捧了脸盆进来放在方桌上。她绞了脸帕递给芸。芸揩了脸,仍旧坐在那里听他们讲话。

  “三妹的话也很有道理。我们应当替蕙表姐报仇。不是向人报仇,是向制度报仇,”觉民忽然带着严肃的表情说。

  觉新惊恐地看觉民。淑英惊愕地看觉民。琴在旁边暗暗地点头。淑华不大了解觉民的话,她还愤懑不平地质问道:“报仇?恐怕也只是空话。我总看见好人吃亏,坏人得志。

  二姐的亲事还不是一样?你又有什么办法?陈家不见得比郑家好。我听说陈文治比郑国光更坏?!啊背挛闹??怎么你连名字都晓得?“觉民惊讶地说。

  “你以为就只有你一个人才晓得?你把文德喊来问一下,陈文治是个什么样的人?!笔缁氲靡?、半生气地说。她没有提到婉儿讲的话。

  “这才怪。哪儿有小姨子打听姐夫事情的道理?!本趺窆室?img src="tu/ji.jpg">怒她。

  “二表哥?!鼻倏醇缬⒑熳帕陈裣峦纺侵挚闪难?,便大声打断了觉民的话。觉民省悟地看了琴一眼,也就闭了嘴。

  “二哥,我不怕你气我。我倒要你一,看你有没有法子帮忙二姐?”淑华昂着头,追似地对觉民说。

  “到那时候再说罢,现在还早勒?!本趺裉颖芩频卮鸬?。其实他已经有成竹,而且连实行的步骤也多少确定了。不过他不愿意在淑华们的面前出来。

  “你说还早?我看不会早了。陈家已经来催过下定,”觉新心里很苦闷,他听见觉民的话,不加注意,就顺口把他想隐瞒的消息透了出来。

  觉新的话使得众人都吃了一惊。这个消息他们还不曾听说过。觉民虽然时常担心到这一层,但是他还不知道陈家已经来催过了。觉新的话给他一个确实的证据:战斗就要开始了。他必须准备去应战。这一次他不能失败,因此他不能失去时机。他用了含有深意的眼光去看琴,琴会意地对他点头。

  淑英听见觉新的话,在旁边失声吐出一个“氨字,便坐下埋头不响了?;故蔷趺裾蚓驳匚实溃骸蹦闶裁词焙蛳玫??为什么不告诉我们?三爸究竟答应没有?“觉新看见不能再隐瞒了,便据实地说:”我有天到三爸屋里去,三爸正在看黄历。他要择个吉给二妹下定。后来我东说西劝,他才把下定期改在明年春天…“”那么究竟改没有改?“觉民急急地嘴问道。

  “你听我说,不要打岔我,”觉新也着急地说“三爸倒答应了。他托媒人向陈家涉。今天下午我从医院回来碰见三爸,他告诉我:陈家还是希望早点下定,早点接人。三爸也打算早点办了这件喜事?!薄澳敲?img src="tu/ri.jpg">期不会久的,”琴焦急地说。

  “不过我很奇怪,你为什么早不告诉我这个消息?你记不记得你从前答应过我的话?你说你要尽力给二妹帮忙,现在你预备怎样办?”觉民惊疑地抱怨觉新道。

  “我吗?你想我有什么办法呢?我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觉新垂头丧气地答道。

  “你不管也好,省得给你招惹是非,”觉民赌气似地说;“我不见得就想不到办法?!闭馐本跤⒑鋈唤移鹈帕苯?,顽皮地大声嚷道:“二姐,三姐,剑云来了,他喊你们去读书。不要逃学啦?!薄拔揖屠?,”淑英懒洋洋地说,她并不站起来。

  琴看见淑英的神情,知道觉新的话在淑英的心上产生了不好的影响。她要扫除它,便亲切地安慰淑英道:“二表妹,你还是去读英文罢。你的事情我们会给你设法?!彼殴奈璧难酃饪词缬?。

  “琴姐,”淑英亲热地唤了一声。她也回看琴一眼。琴的眼光给了她一个凭证。她略微安心了。她接下去说:“好,三妹,我们就去?!彼址愿犁蚕嫉胶竺嫒フ掖浠钒阉挠⑽目伪舅屠?。

  觉英看见他一进来众人都闭了嘴不大说话,他只听见琴对淑英说:“你的事情,”便好奇地问道:“琴姐,你说的什么事情?”淑华正要推开门帘出去,听见觉英的话,头也不掉地代琴答道:“四弟,你少管闲事?!本跤⒉⒉焕聿鞘缁?,却住琴问道:“琴姐,究竟什么事情?…是不是爹不准二姐读英文?”“四表弟,真的没有这样的事,你听见哪个说的?”琴住嫌厌的感情敷衍地答道。

  “我听见爸骂过二姐,说不准她读英文;不过爹后来又忘记了。爹的脾气,我慢慢地摸得准了。爹也说过不准我喂鸽子。我却尽管喂我的,只要不给他看见,他也就不再提了,”觉英得意地说。

  “你真聪明,”觉民挖苦道。

  “不是我夸口,小聪明我倒是有的,”觉英以为觉民在夸奖他,更加得意起来,便笑嘻嘻地对觉民说;“不说别的,现在连四爸也有点害怕我,”他说着便把右手的一大拇指翘起来。

  “你冲壳子,我不相信,”觉民摇头哂笑道。

  “你不相信?我给你说,”觉英正正经经地说道?!坝刑煳艺椅宓苋ニ?,跑到四婶屋里头去。四婶不在家。我看见四爸——”他忽然闭了嘴掉头四顾,过后连忙接下去:“抱着杨妈摸,杨口敞开的…”“四弟,你当着表姐面前说这种话。我看你真该挨打了?!本跣绿挪凰扯?,厌恶地喝道。

  “他们做得我就说不得?!本跤⒗碇逼车卮鸬?。他只顾兴高采烈地说下去:“七妹在上睡着了。屋里头没有别人。

  我故意站住不走,四爸给了我两块钱,喊我不要告诉人,我才走了。以后他常常给我点心吃?!八档秸饫锖鋈环⒕醣鹑硕及迤鹈婵撞焕硭?,便收起他的话匣子,自得其乐地跑出去了。

  “真正是个traitor(叛徒)?!本趺裢啪跤⒌谋秤把岫竦芈畹馈八挡欢ㄋ刑旎岬剿纳裘媲胺欠堑??!薄澳敲此陌?、四婶又会大闹一场,”觉新担心地说。

  “也好,横竖不干我们的事,”觉民毫不关心地说。他又加一句:“也许又会请三爸来断公道?!薄澳悴幌?,四婶不像五婶那样好对付。事情也许会闹大的。我只担心爷爷的名声,我们高家的名声,”觉新焦虑地说。

  “看不出大哥倒记得扬名声,显父母。惜乎高家子孙太不给你争气了。请你数一数高家究竟有几个像样的人?!本趺翊尤葑匀舻爻胺淼?,仿佛他自己并不是高家的子弟。

  “二表哥?!鼻倮棺璧鼗搅艘簧?。她觉得他的话有点过火,恐怕会刺伤觉新的心,便瞪了他一眼,要他不再往下说?!澳阕芩嫡庵纸腥瞬桓咝说幕?。芸妹在这儿,你也不睬她,她究竟是客人,我们不该这样冷落她?!薄扒俳?,你怎么说这种话?二表哥他们哪儿冷落过我?”芸连忙客气地分辩道。

  “是我不好,我只顾自己说话就忘记别人了。芸表妹不会在意的,”觉民道歉似地说。这一来就把话题完全改变了。 wWW.3MxS.coM
( ← ) 上一章   春(激流三部曲)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飘在北京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特威凯书城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春(激流三部曲)》是由作者巴金精心编写创作的完本经典名著,三毛小说网为你第一时间提供章节第31章及春(激流三部曲)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完结经典名著春(激流三部曲)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特威凯书城 www.tewpik.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