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欢窃爱 2
特威凯书城
特威凯书城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科幻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推荐榜 淡色满楼 山乡奇闻 龙涛情史 儿媳秀婷 惹火乡村 小姨多春 荒村野性 山中小屋 桃色美人 寸寸销魂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现代文学
小说排行榜 孽乱村医 流氓学生 梅开二柱 全本小说 三人成狼 上流爱情 蛮荒囚徒 山间猎艳 极品流氓 岁月人生 笑话大全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特威凯书城 > 言情小说 > 偷欢窃爱  作者:张凝 书号:42977 更新时间:2018-1-4 
2
  凯拉斯以眼神示意她保持镇定,别慌乱。

  她会意地微微点了下头,然后,她一转头看见了高坐在黄金椅上的冷傲男人,她顿时愣住了…她没想到瑟尔王国的国君这么年轻,而且又这么英俊伟岸!他有着典型北欧男人魁梧高大的身躯,一头闪亮耀眼的金色鬈发,就连两道浓眉也是金褐色的,湛蓝的眸子迸出冷冷的锐芒,令人不敢视,尖的鹰勾鼻透出不可一世的狂霸气势,而紧抿的薄则充分显示出他性格中的冷酷无情。

  “陛下…”她的心跳得厉害,一开口,话语中的颤音令她说不下去。但,她还是鼓起万分的勇气,颤抖地说道:“陛下,玫颖恳求您释放我母亲陈安妮女士,她是无辜受牵连的…”

  “抬起头来!”

  “呃?”卓玫颖疑惑地瞠大了眼睛。

  欧轮离开座位,步下台阶,一步步向她走来。他浑身散发着既狂傲又冷酷的气息,像张无形的巨网笼罩住她。她拼命叫自己镇定,但,她的心失序狂跳、手心冒汗、口,这个男人今她透不过气来!

  他像个巨人似的站在她跟前,她纤细的身子被衬托得益加娇小柔弱。

  欧轮目光灼灼地将她从头到脚审视一遍,东方女子他不是没见过,却仍然震惑于她纤细柔弱的身子、纯稚无的神态,以及那婴儿般滑白皙的肌肤——他眯了眯眼,慵懒地吐出一句:

  “果然是个小女孩…”

  简单的一句话令凯拉斯悬一石在半空中的心正要放下,不料——“不过,却是个会令男人神魂颠倒的小美人!”说着,他迅捷地捏住她的下巴,力道之大仿佛根本不介意一把捏碎她。

  “??!”卓玫颖忍着痛和屈辱,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他强横的力量迫使她仰起脸,承受他冰酷佞的注视。

  “陛下!”凯拉斯焦虑的口道:“手下留情!”

  “哼!”他冷嗤了声,俊脸上布陰霾“这样你就心疼了?”手腕略一使劲,卓玫颖身不由己地向后仰跌,他健臂一勾,稳稳地接住了她,顺势将她拉近,近得他那张棱角分明的俊脸差点儿就贴上她毫无血的小脸。

  “啊——”卓玫颖吃惊叫嚷。突然被他肆地紧搂着,她感受到他魁伟身躯所散发出的男气息,她脑袋浑沌不清了,心跳狂野紊乱。这个冷陰酷的男人叫她畏惧骇怕,却又不由自主地受他魅惑…欧轮佞地将她按向自己,她前的被按住他坚如岩石的身躯上,女柔软的侞房被挤变形。

  卓玫颖脸色刷白,意识到自己正受到侵犯,她狂地反抗,使尽力气捶打他“不放开我放开我——”

  “陛下,陛下——”

  她的烈抗拒和凯拉斯的大声阻嚷,无异是在欧轮心中那簇火焰上添加了燃油!

  以他斩草除的狠酷作风,跟叛贼有任何牵扯的人他一概不会放过,就算是国天香的大美女也不例外,而凯拉斯身为他的臣子,竟然为了一个女人不惜冒死挑战他的权威!罢才凯拉斯还说对他是绝对忠诚的,好,他倒要看看他的忠诚指数到底有多高欧轮蓦地松开手,卓玫颖毫无预警地重重跌坐在地上。

  她有没有跌疼,他冷酷得丝毫不予理会,他一脸陰森地转向凯拉斯“既然你这么喜欢这个女人,我可以考虑将她送给你——”

  卓玫颖闻言错愕地抬起视线,把她送给人?他凭什么把她送给人?就算他是该死的瑟尔王,他也无权这么做!

  “陛下…”凯拉斯却喜出望外,他知道,陛下若应允将这女孩赠予他,意思就是说,她不会遭到处决。

  “多谢陛下成全,臣不胜感激!”他偷偷向卓玫颖使眼色,叫她稍安勿躁,只要先保住了她的小命,再想办法营救她妈妈。

  “凯拉斯,你不要感激得太早?!迸仿殖犊荒?img src="tu/xie2.jpg">恶的佞笑“我说‘可以’??悸前阉透悴还?,不是现在,是在我玩腻了她之后!

  当然,前提是,如果到时她还能活命的话…”

  “陛下!”凯拉斯激动地捏紧拳头,额上青筋暴现。

  卓玫颖颤栗地微张着嘴,惊愕得完全发不出声音来。她根本不能相信会有这种事,这不会是真的!无论如何瑟尔王都不能这样对她!这是个注重人权的文明世界,他不能够这样对她。

  “不,你无权这么做…”细微的声音自她喉间逸出。

  “我无权?”瑟尔王像听到天大的笑话,仰头纵声狂笑“就冲着你这句话,我会让你看到,在这里我的权力允许我对你做出任何事。记住,是任何事!”凯拉斯将军绝望地闭上眼,女孩不知天高地厚的进一步怒了这头狂狮,事情到了这般田地已经无法挽回了!

  卓玫颖不断挣扎叫嚷,频频回首,最后还是被卫兵拖了下去。

  瑟尔王狂肆的笑声仍回在华丽的宫殿内,凯拉斯将军则脸色沉痛地伫立一旁,紧握成拳的双手始终没有松开过。

  环目四顾,这是一间很别致的小厢房。

  卓玫颖被反锁在房里,坐立不安地来回踱步。

  她到现在仍无法接受这个既成的事实她竟被瑟尔王软在皇宫里!她一心想要救出母亲,不料现在连她自己都成了阶下囚,难道她们母女真是噩运难逃?

  现在,她惟一的希望就是寄望凯拉斯将军会想办法救她。

  可是,就算将军有心救她,恐怕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在瑟尔王国,国王拥有生杀大权,凯拉斯将军又怎能与至高无上的皇权抗衡卓玫颖绞着微颤的双手,脑海中一遍遍地重播着,瑟尔王对凯拉斯将军所说的那番令她胆颤心惊的佞宣言——我说可以考虑把地送给你——不过,不是现在,是在我玩腻了她之后!当然,前提是,如杲到时她还能活命的话…她试图定下心来细思这番话,想要冷静地分析自己当下的处境,尽管多么不愿意她仍得承认形势比人强,她现在受困在皇宫里,求救无门,不但无法去营救她母亲,甚至连自己的贞躁和小命都可能保不住…她母亲两天前还天喜地的宣布再婚的喜讯,如今则含冤受刑,她却一点办法都没有,而瑟尔王更摆明了要将她亵玩凌于股掌上…这种事怎么会发生在她们母女俩身上这时,房门突然被打开,两名宫女走了进来,手上捧着一叠衣物,对她说:“今天的午寐,国王钦点你去陪侍,我们得为你净身更衣?!?br>
  “喔…”

  嘴里敷衍地漫应着,双脚却快如风火轮,迅速地冲到门口,却看见门外站着一整排的卫兵,卓玫颖顿时嘴角一垮,哭无泪。

  两名宫女见状互瞄一眼,出狐疑的表情“你该不会是想逃吧?”

  “是的,我想逃走。请两位姐姐帮帮我吧”她一脸诚挚,希望可以说服对才达成她逃的目的。

  宫女又换了一个诧异的眼神,很不以为然的说:“你这人还真是奇怪!柄王叫你去陪侍,这是多大的荣幸!后宫的众多嫔妃盼都盼不到哩,你竟然想逃?”

  “我不稀罕!不如你们帮忙叫哪个妃子顶替我吧?!彼挪辉付阅抢淇岜┚肮?。

  “这当然不行!柄王指定要你,谁敢冒名顶替?”

  “那我怎么办?”一想到要再面对那冷无情的霸君,卓玫颖就感到头皮发麻,紧张得声音发颤,脸色发白。

  “你还能怎么办!当然是乖乖的去伺候国王陛下,如果将陛下伺候得龙心大悦,或许你能当上妃子呢?!惫底啪涂嘉硪?,准备净身。

  “我才不要当什么妃子!”卓玫颖皱着眉喃喃低语“我只求…”她只求那个霸君会大发慈悲放她们母女一条生路…宫女还以为她像一般女人那样,求的是荣华富贵,所以回道:“既然有求于陛下,就要更用心的伺候着才是?!?br>
  “二位姐姐说得对?!弊棵涤本谏サ卮瓜录绨?,她知道自己是翅也逃不出这皇宫,既然这样,就只有委曲求全这条路可走了。

  为了救出母亲,她一定要好好伺候那暴君,务必将他服侍得龙心大悦,说不定那暴君高兴起来就会答应放了她母亲。

  只要母亲平安无恙,她就算是受点委屈也没关系。

  “???这是…”宫女为她褪下衣物后,惊见她身上有多处瘀青和擦伤。

  “只是皮外伤罢了,不是很痛?!弊棵涤辈幻靼渍獾阈∩宋裁椿嵋鸸拇缶”?,她自己都没喊痛,她们却是一脸惨白。

  宫女面面相觑,然后言又止地看着她。

  “唉,你…你还是自己小心一点吧?!惫薹ㄖ毖愿嫠咚?,陛下最讨厌女人的体有瑕疵,有一回陛下在临幸一个宠妃时,发现她身上长了些今人扫兴的红斑,就不悦地将她打入冷宫,后来陛下在一次犒劳三军时,竟将那失宠的妃子分配到营里当军…一些些的红斑就这样子了,更何况是这一身的瘀青和擦伤?真不敢想象陛下会有怎样无情、陰酷的反应…卓玫颖却浑然不知这其中的内情,还以为宫女是叫她以后举止谨慎些,别再大意地伤自己,她漾开感动的笑容回答:

  “嗯,我会小心的…”

  尽管已经打定主意要委曲求全,也有了心理准备,可是一踏进瑟尔王的寝宫,卓玫颖心里还是七上八下跳得厉害,全身因紧张恐惧而紧绷,手心不住地冒着冷汗。

  当她看见摆在富丽堂皇寝宫中的那张垂着轻纱罗帐的四柱大,她几乎要夺门而逃。但她告诉自己一定要忍耐,不能落荒而逃,无论如何她必须把握见瑟尔王的机会,说动他赦免母亲的死罪。

  “还愣在那里做什么!过来!”

  见她整个人如泥塑石雕般伫立在那儿,轻纱帐内传来一声不耐烦的催促。

  卓玫颖回过神来,深了口气,凝聚了全身的力气提起脚步,缓缓走向那张光看着就令她头皮发麻的巨。

  斜躺在上的瑟尔王正勾起笑,等着她的趋近。

  “陛下,玫颖来伺候您了?!彼骷枪慕袒?,生硬地说着这别扭的辞令。

  “到上来!”欧轮挑了挑眉,湛蓝的瞳眸闪过一丝惊。

  经过一番梳洗和宫女的巧手妆扮,她现在的模样美得足以叫任何男人为她痴狂,他直勾勾地凝眸着她被乌黑柔亮长发衬托得益显苍白剔透的小脸,炽热的目光一寸寸往下移,来到她包里在白色绸缎中凹凸有致的纤纤娇躯——卓玫颖直教他看得寒竖立,她低垂着眼睫,依言爬到上,不过却不敢挨近他,远远地跪坐在大的一侧,她咽了一口口水,艰涩地开口:“陛下,玫颖求您放了我妈妈…”

  “我留下你这条小命,是让你来伺候我的,不是要听你说这些废话”欧轮不悦地拧起眉头,沉声命令:“过来!”王者的威势不容人抗令,俊脸上深沉的表情更令人猜不透其隐晦复杂的心思。

  卓玫颖咬了咬牙,心脏不受控制地狂跳动,好像随时会从她口中蹦跳出来,她又紧张又骇怕,却又不能不依照瑟尔王的旨意,只好壮着胆子向他靠拢过去,同时还柔声央求:

  “陛下,玫颖只求您这件事,您答应了,玫颖就绝不再扰您清静,只会一心一意的伺候您…”

  突然,一只手臂猛地伸出,抓住她纤细的胳膊。

  “??!”她惊叫之际,已被他强力的扯进臂弯里,他用刚健有劲的手臂围困住她,嘴角噙着一丝恶佞的笑痕。

  “我不答应,你又能怎样?”他冷绝无情地说着,温热的大手抚上她玲珑有致的娇躯,放肆地在上面游走。

  “求求您,陛下,我母亲是无辜的,求您饶过她吧?!彼敛环牌丶绦?,身子僵硬地承受他肆的抚摸。

  “你再怎么求我也没有用,不但你母亲要受刑,就连你,一旦我玩腻了之后也是难逃一死?!?img src="tu/xing.jpg">感的薄贴在她粉白的颈项,随着炙热气息吐出的,却是森冷至极的话语。

  卓玫颖整个人僵凝住,他冰酷坚硬的语气丝毫没有转圈的意思。

  “陛下…”她听到自己带着渺茫希望的声音说着“玫颖可以随您处置,只求您网开一面,饶过我母亲!玫颖只有这个要求…”

  “我说过,这件事免谈?!彼皇咕?,将她在身下,俊的脸容如魔鬼般陰森残忍,他有力的膝盖顶开她虚颤的双腿“你如果够聪明的话,就好好的伺候我,或许我会让你多活上几天…”

  听到他冷绝的答复,同时感受到他炙烫的大手钻进她裙底,强横地扯下她的亵,这时候卓玫颖已然彻底心死绝望了,知道救不了妈妈,她已经没有必要屈从他的滢辱。

  她剧烈地挣扎起来“放手!放开我!”

  “喔?放开你?你以为我会放开你吗?”

  “省点力气吧,何必作无谓的挣扎?”他嗤笑了声。

  卓玫颖被他得动弹不得,他的身躯又壮又重,那沉甸甸的迫感几乎今她透不过气来。

  对他而言,天下的女人都是不折不扣的滢娃妇!只要随便被男人一,就迫不及待的张开大腿,女人的反抗他只觉得做作又虚伪,根本不看在眼里…卓玫颖停下所有的挣扎和反抗,心里很清楚以她微弱的力量根本抗衡不了他。

  但她打定主意,宁死也绝不受他滢玩!既然他怎样都不肯放过她们母女,那她…她就豁出去,跟他拼了!

  她瞄见头搁了一把手,心里顿时萌生了与他同归于尽的念头,但是,要在他跟前取到那把显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她必须耍点儿手段才行。

  “陛下,让…让玫颖起来服侍您…”

  听到她颤抖的说出这句话,欧轮冷冷地挑起眉毛,不一会儿,他从她身上退开“嗯哼,你还算蛮识时务的!”他大咧咧地仰卧在上等着她的伺候,神态慵懒而冷漠。

  “拿出你把凯拉斯得神魂颠倒的媚功来,如果你能令我满意,我就让你多活两天?!彼淇嵛耷榈厮档?。

  卓玫颖匍匐到他身侧,伸出颤栗的手触及他衣襟敞开的膛他微眯起湛蓝的眸子,等着她勾挑男人**的表现。其实她无须怎样挑逗,他体内早已涨了对她的强猛望。

  她褪去他的上衣,垂着眼睫不敢去看他覆着金色松的壮硕膛,她心跳得如擂鼓般,在这宁寂静谧的房里,他或许也已经听到了她狂失序的心跳。

  “快点,别慢的吊我胃口!我又不是凯拉斯那老头,不吃这一套!”欧轮拢聚眉峰,不耐烦地催促。他间鼓得快要爆炸了,如果她再这样慢慢来,他恐怕等不及她的表现了…卓玫颖深了口气,趴伏在他身上,扭动肢。

  “噢…”她的动作引起他嘶哑的声,把她吓了一跳。

  她几乎因他兽的低吼而魂飞魄散,半晌,见他仍拧眉闭目毫无动静,她大着胆子动身躯,像小动物似的在他身上爬行,一寸一寸地往上爬,她澄亮的目光一瞬也不瞬地紧盯着目标。

  她屏住气伸长了一只手,只差那么一点点,她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拿到他搁在头的那把手了——就在这关键的一刻,欧轮突然抓住她的,将她拉起来。

  “够了前戏到此为止——”他要直截了当的占有她!

  然而,一把冷赫然指着他,制止他正要展开的侵略行动。

  “我也不想这样,这是你我的…”卓玫颖颤声说道,握的手抖得厉害。这是她这辈子做过最疯狂的事了,先是趴在男人的身上挑逗他,然后取走他的胁迫他,她深感庆幸的是从未拿过的她并没有把拿反了。

  “你想杀我?”欧轮直勾勾地盯着她,口下的那张俊脸始终面不改。

  “如果迫不得已,我…我会跟你同归于??!”她的手指扣在扳机上,以表明自己的决心。

  “喔?”他拉长了声音,等着她说下去?!爸灰慵纯谭帕宋夷盖?,答应不伤害她,我就不会开?!?br>
  “就只是放了你母亲吗?那你自己呢?你不会是没想到用指着瑟尔王会有怎样惨烈的下场吧?”

  “我…只要你饶过我母亲,我愿意为自己的行为负起全责?!?br>
  欧轮冷哼了声,倨傲漠然的神态根本不把她手中的放在眼里“我从来不接受任何人的威胁?!?br>
  “你!”卓玫颖一愣,她钱而走险,豁出小命放手一搏,没想到竟得到这样冷绝的答案!这个冷酷的恶魔!他竟宁可舍却自己的性命也不肯轻饶别人?“我意不在威胁你,我只想救出我母亲,如果…如果真的一点希望都没有,我惟有杀了你这个暴君,为我母亲报仇!”她恨恨地说。

  “我大可以先假意答应,之后又反悔,把你们母女都杀了?!?br>
  “你不像会出尔反尔的人?!?br>
  “我不像?对我这么有信心?”他语调低柔,眸光却森冷肃杀。

  卓玫颖心中挣扎一番,事到如今,她只好赌一赌他的信用了“这么说,你现在是答应我的请求了?”

  欧轮咧嘴哂笑“我有答应什么吗?而且,说到请求,拿着手向人请求的方式还真的是别开生面?!?br>
  她有种被戏的感觉,忍不住怒火中烧。

  “那你是不答应了?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告诉你,我真的会开?!?br>
  他耸耸肩,冷酷地笑道:“你知不知道现在几点了?如果我没有记错,以弗烈一家五十余口是在今午三时处决,我就算想要答应你也已经太迟了?!?br>
  闻言,卓玫颖恍遭青天霹雳,所有试图挽回的希望都在瞬间破灭,她脸上布了悲恸的泪水,眼中迸出怨恨的幽芒。

  “你这个冷血暴君魔鬼”泪眼中,她还是不忘将口对准了他。

  欧轮扬起冷笑,挑衅地望着她“哼,你胆敢开的话,我绝对会让你尝到这苦果”

  卓玫颖凄然苦笑“救不了我妈妈,我已经没有什么顾忌和留恋,横竖是一死,还有什么不敢的!杀母之仇不共戴天,暴君,我要你血债血偿!”

  语毕,她愤然扣下手的扳机…怎么会这样?

  她用力想扣下扳机,却骇然的发现怎么都扣不下去,在那短短的一瞬间,他已狞笑着将她推倒在上,轻而易举地取走她手中的短,反过来瞄准她的小脑袋,他扬起冷讽的笑意“你不懂得打开保险是吧?我来教你?!?br>
  说着,他示范地打开保险,口复又抵住她的太阳袕。

  “下次我会记??!”卓玫颖恨恨地说。

  “下次?你以为还会有下一次吗?”他陰沉冷酷地低声笑了起来,这个女人差一点就要了他的命,他承认自己是太过大意了,不过,同样的错误他绝不会再犯第二次!

  卓玫颖恨恨地瞪视他,明白他话里冷肃的杀意,她无惧地仰起小脸,恨只恨自己没有一轰毙他!事到如今,她也知道自己是难逃一死。
   wWW.3mXS.coM
( ← ) 上一章   偷欢窃爱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飘在北京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特威凯书城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偷欢窃爱》是由作者张凝精心编写创作的完本言情小说,三毛小说网为你第一时间提供章节2及偷欢窃爱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完结言情小说偷欢窃爱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特威凯书城 www.tewpik.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