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自去偷欢 第三章
特威凯书城
特威凯书城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科幻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推荐榜 淡色满楼 山乡奇闻 龙涛情史 儿媳秀婷 惹火乡村 小姨多春 荒村野性 山中小屋 桃色美人 寸寸销魂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现代文学
小说排行榜 孽乱村医 流氓学生 梅开二柱 全本小说 三人成狼 上流爱情 蛮荒囚徒 山间猎艳 极品流氓 岁月人生 笑话大全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特威凯书城 > 言情小说 > 独自去偷欢  作者:席绢 书号:7818 更新时间:2013-1-6 
第三章
  “宋老师,你下午没课是吧?”

  宋湘郡很不淑女的向天空翻了下白眼。老天爷!她甚至还没回到办公室去安抚自己运站三堂课的脚,就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天要亡她是吗?她所仅剩的力气只够维持到回办公室。天知道她的脚快要酸死了!努力维持微笑表情,她看向后方从体育场那边快步走向她的周凯文。她知道自己长得不错,从小到大追求过她的人也不少!若是平常,她至少会虚应一下,反正她很闲!不过她会以有礼但淡然的方式让对方知道她还没有打算谈一场恋爱!可是目前是非常时期。她除了要努力教学以对得起她领的薪水之外,她还身负重大的报仇任务!

  那来的空闲再去应付这些追求攻势?别的男老师也对她抱着几许兴趣,可是没这么明白!十二点了,除了咕噜直叫的肚子之外,她的脚也快罢工了。面对周凯文,她没什么开口的力气。只好看着他,听听看他有什么话说。

  “呃…”他看来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傻傻的抓了下头才道:“你肚子饿吗?”

  她相信自己肚子的叫声比打雷还响!

  “我正要回办公室?!彼萌ツ们虮愕?。

  “学校对面的巷子里有家冷气开放的自助餐店,我们一起去吃好不好?”看着她被太阳烤得红扑扑的脸蛋也知道她受不了这种热天气。

  “好呀,我先回办公室拿皮包?!?br>
  “回来再算好了!先走吧!太阳好大?!彼桓宜狄胨苑?;她是个要求自己付帐的人。

  宋湘郡想到有冷气可以吹,也没再坚持什么,先填肚子再说。

  点好了菜,往里面要找位子时才发现二十坪大的空间是人。周凯文四下看着,突然向左方走去“那边有位子!”

  她看不到空位,只好跟在他身后走。而周凯文所谓的位子是出了后门的一块小圆桌。没有冷气,只有一块小雨棚架在上头,袭人的热在走出冷气房后实在令人难以忍受。而且那块小圆桌早就有人了!

  “悠然,你还是坐在老位子?!敝芸淖诎子迫坏亩悦?,体贴的将太阳晒不到的地方留给他?!八卫鲜?,快坐下吃,凉了味道就差了?!?br>
  当周凯文叫出白悠然的名字时,宋湘郡就呆住了!什么身体的不适、天气的炎热全忘光光,只死盯着背对她的那人。是他!

  手忙脚的坐在二个男人中间,他们的身体有一半给阳光晒着,只有她这一边是好风水。一坐下就不小心碰到白悠然的脚,她的脸好热!

  周凯文没看出她的异样,笑着介绍:“悠然,她叫宋湘郡,新来的代课老师,咱们“云中”的一朵花。宋老师,他明白悠然,是我们柔道社的外聘教练,他的功夫很强,曾是全亚洲冠军;也因为他的指导,我们“云中”的柔道社年年比赛得第一?!?br>
  白悠然看了她一眼,点个头代表打招呼。宋湘郡只想找个地钻下去!她当然知道他,只是没有勇气在出了大糗之后还有脸面对他!看到他那一张脸,她就会想起昨天的狼狈…

  可能是看出她的不自在,白悠然起身道:“我先走了?!?br>
  “等等!悠然,我们讨论一下柔道社的事?!敝芸牧∷?,不解的问:“你一向吃完饭后还要喝一杯青草茶的,阿婆煮的茶最好喝了,今天你没喝就走,阿婆会很伤心哦?!?br>
  于是白悠然又坐下,就见门口出现一个六十来岁,端着五百cc凉茶的阿婆笑嘻嘻的出现。

  “悠然哪,老板娘说你快吃了,我先端过来给你?!彼牟萑櫟昕诙悦?。

  “谢谢?!彼δ贸銮⑵?。

  阿婆慢条斯理的收过钱,一双看尽世事的眼打量了下宋湘郡;宋湘郡也好奇的看着阿婆…她很老了,服装是很乡下妇人的穿着,可是那一双眼特别炯亮。

  “女朋友吗?与你很配哦!懊好把握,这小姐将来一定比你妈还会生?!彼呐陌子迫坏募缇妥吡?,留下面色各异的三个人。

  宋湘郡才没空理那二个男人会怎么想,她连忙低头看着自己。很会生?她那里有很会生的样子?她甚至没有很大的部!部也只是刚好的尺寸而已。比他母亲还会生?

  “你…母亲生了几个?”她好奇得半死,毕竟这与她有关,就不算探人隐私了。她看着他,努力下内心的波动。

  “七个。六男一女?!崩鲜邓?,白悠然也看不出这个都市小姐有那一点像是很会生小阿的样子,不自打量她身子一眼…她有很好的身材…这是唯一的结论。

  宋湘郡咋舌不已!生七个?天哪,真神勇!当年母亲生下她之后就大呼吃不消,决定不再生了;说生孩子的过程比死还痛苦。既然生产那么难挨,怎么会有女人连生七个?她有什么不痛的秘方吗?

  周凯文见她脸色苍白,连忙讨好道:“哎呀!现在的社会已不流行多子多孙了,反正全世界人口已经太多,结婚后不生小阿也很正常。像我就舍不得子受苦,为了怀孕身材变形,真要生,一个就够了,不生也没关系!”他这番安抚与申明就是要让宋湘郡明白他不是思想迂腐的乡下人,绝对不会亏待子。一方面心中也为了阿婆的有眼无珠感到不是滋味。她老眼昏花了才会把悠然与宋湘郡看成一对!悠然不适合娶这么娇的都市小姐,他根本就不解风情,该娶个贤慧沉静的女人当子才恰当。何况他们年纪差很多…

  他的一番论调并没有博得宋湘郡多看一眼。她还在想白悠然的母亲为什么肯生这么多小阿?据她所知,这个小镇并不流行多产。大多生三、四个就算多产了!那么结论只有一个…“你的父母一定很恩爱?!币宰约旱男奶?,如果她真的深爱一个男人,一口气替他生个半打孩子也是可以接受的想法。不知怎的,每多看他一眼,心湖就波动不已,微微的震动着一抹不知名的情愫。她怎么了?

  白悠然的扬起好看的弧度,算是对她话语的认同。湘郡这才发现他的形是如此好看,是他方正刚毅面孔上唯一的温柔!她羞得不敢多看,低垂螓首…平常自己可不是这种小家子气的人,突如其来的不安代表着什么?

  “我真的得走了!凯文,有什么事要谈到柔道场找我?!彼豢谄裙饬共?,端起他的餐具走向屋中,然后没入人群。

  她没敢抬头看他远去,强自压抑下心中浮现的想望,这种心情使她感到陌生和无法自制!她不喜欢自己有这种心思。想起自己肚子饿,努力的吃着盘中的自助餐,却发现自己仍处在恍惚不定的状况中;那个大嘴巴周凯文嘴一张一合的不知道向她说些什么,她一概没听到。埋首吃到盘底朝天,才听到周凯文的最后一句话:“像你这么美的女孩应该要练一些拳脚防身。你下午课很少,可以顺便学柔道,我可以教你?!?br>
  “教我?”她可不想被摔得鼻青脸肿,更别说拉扯之间必然会有的肢体接触!她不喜欢!傍白悠然看过一次已经够惨了,若又给不相干的男人动手动脚的,她今生别想嫁人了!

  虽然受的是英国教育,她的思想可是很古板的!也不能说古板,倒不如说她把亲人与外人的关系分得很清楚;对外人坚守距离以外的淡然礼貌。她珍视自己的一切,因为她相信,在世界的某一处,必也有一个注定与她相守的男人也抱着一颗真心在等待着她。以心易心,以纯净换得深情珍视。她从来没有对新男女关系动心过,更对那些标准情人的追求攻势以冷笑回应。他们贪的是一时的情悸动,完全不必负责任的。但她不是,即使她会对那种情感到好奇,她想去领会,但前提是:必须那人是她丈夫,是她衷心所受,注定当她一辈子情人的男人!除此之外,她心不动、情不动,守着自己纯净的身心,甘愿默默的等待。

  老实说,白悠然看了她的身子并没有造成她太多困扰,有的也只是再见时的不自在与心中起伏不平的悸动。没有懊悔,没有恶心!而周凯文的提议却令她直觉的想要推拒。她不能想像自己穿着柔道服,被周凯文抓着领口摔跤的情形。

  “恐怕我并不适合练…我向来不大运动?!?br>
  周凯文挥手笑笑。

  “没练过的人都当柔道是一种野蛮的运动,退避三舍之余也带以有眼光。其实你该先去看看学生们练习的情形再下定论。柔道适合女孩子练来防身的,它的髓在于“四两拨千金”的巧劲。哎呀!反正你下午没事就过去看吧!我二点以前会在那边,那时我没课?!?br>
  也就是说二点以后他就不会在那边了!如果她会去的话,一定是选他不在的时候。

  “再看看吧!”她只想先回办公室小睡片刻。

  他仍是笑着,一双欣赏的眼像了筋似的只停在她脸蛋上。直想着这样的老婆看一辈子也不会腻!

 ?。挛缛愕氖笨?,宋湘郡晃向柔道练习场。远远的就已听到吆喝声,听来可怕的。

  在大门口往内看,第一眼就看到白悠然拔的身影;他正在指导一对互相作练习的学生动作技巧,而其他的学生有的互相较量,有的各自练习。有男有女,当然大多数为身材壮硕魁梧的,但也有娇小型的,练起来都有板有眼。有另一个体育老师在一旁坐着喝茶看资料,很悠闲的样子;她以为是两个教练同时在教,至少周凯文是这么告诉她的!

  那个在一旁跷二郎腿的体育老师是学校里的正式教练,反倒不如外聘老师的认真!打夸口倒是有一套。宋湘郡记得上星期这位林老师在开教学会议时口沫横飞地直说柔道社的辉煌成就全来自他。在她看来真是百闻不如一见!

  “宋老师,过来参观吗?老周说你会来,我还一直不信咧!来,过来这边坐!”林东强一脸惊的向她走来??焖氖甑囊鸦槟腥肆?,眼光仍是有些放肆。

  她淡淡一笑。

  “不用了,我看一会就走了!”她住右侧退了一步,隔开他一直靠过来的身体,扑鼻就是讨厌的汗臭加狐臭味!

  “既然宋老师大驾光临,我们当然要拿出最好的表现给你看了!这些学生全是我教的!

  来,第一队,第二队,过来!”他扯开喉咙吆喝着。

  十来个正在对打的学生有些犹豫的站在原地,看着白悠然;因为这一个月的练习课表全排好了,这个时间是互练对打的课,林老师找他们做什么?

  “过来呀!表演给宋老师看!来,先来个连续空翻好了,不然过肩摔也可以!快呀!”

  林东强像在炫耀什么似的,直喳呼着。

  宋湘郡终于知道什么叫“不要脸”了!她那会看不出来这里真正用心的是谁?而这个林老师只想逞威风、出锋头而已!周凯文虽然令人喜欢不起来,至少他还算认真教学,脚踏实地!而这个林老师是她生平仅见最差劲的人了!尤其他在吆喝的同时,手更放在她肩上,吃了她一记豆腐!

  白悠然缓缓走过来。宋湘郡感觉得到林东强的紧张;他有一股不怒而威的浩然气势!他站定在他们二人面前,一双深沈的眼直盯到林东强收回他放在她肩上的禄山之爪,才道:“你说过不打搅我授课,没忘吧?”

  宋湘郡直觉地想往白悠然这边靠,不自觉的躲在他手臂后,悄悄抓住他的袖子。他身上有汗味,但没有臭味,他一定是个很爱干净的人,他出的汗有香皂的味道。

  林东强动了下。

  “有客人来表现一下也无妨呀!别忘了我也是教练之一?!?br>
  “不用了,我说过不想看的!谢谢你,林老师?!彼蜗婵ち?。

  她这么一说,林东强只好讪讪道:“早知道这样不就没事了!你继续教吧!我回体育组查一下资料?!?br>
  他走出大门时似乎骂了句话,很小声,但还是听得到。

  “对不起?!彼宰潘男渥涌?。

  “自己一个人住在外面要小心一点?!彼纳舻?,却有着关怀。

  她点头,觉得心头暖烘烘的。

  “我在旁边看会打搅到你吗?”

  “坐到那边的位置比较安全?!彼缸趴坷锩娴哪且慌乓巫?,他的用品也放在那边。

  她点头,才发现自己一直抓着他的衣袖在绞动,连忙放手,走向那一排椅子。模糊的想着明天得把那件洗好的外套拿来还他。今天头发给她绑在脑后编成麻花辫,她抓住辫尾在手中玩,目光不自觉的跟随着他的身形移动,完全不知道学生们在练什么。她想,他是上那一副拔卓绝的身影了!在意的程度甚至比对哥哥更甚!她一直有恋兄情结的倾向,怎么此刻…心中居然只想他一人呢?

  也不知坐了多久,当他们进行下一个模拟比赛课程时,几个小女生返到一旁休息,男学生们则全围着道场四边而坐。

  那几个小女生看来是高三的学生,她没教到;但她们却全往她这边靠过来,好奇的看着她。其中一个最娇小可爱的短樊孩直言无讳的开口:“宋老师,你好像洋娃娃哦!是不是混血儿?你的头发不是黑色的哦?!?br>
  “呃!我不是…”她还没来得及解释清楚,这一群好奇的小女孩早已叽哩呱啦的问出她们的疑问。她们对这位来自英国的漂亮老师好奇死了!学生之间早已封她为第一美女。刚才练习时那些小男生不知偷瞟过她几百次了。

  “老师,你结婚了吗?有没有男朋友?”

  “老师,你有没有练过防身术?有些男生都会趁机吃豆腐,林老师就是那种人?!?br>
  “老师,你会回英国嫁人吗?你喜欢的是不是风度翩翩的白马王子?有没有英国贵族在追你?”

  一大堆问题问得宋湘郡不知如何回答才好。她可以理解小女生对爱情的憧憬,可是她们净把梦想寄托在她身上就令她啼笑皆非了。说得她好像是天仙美女似的!等她们后出了社会,见多了世面,就会知道像她这样的女并不算特别。这纯的小镇既有都市的现代,亦有着深柢固的传统。他们不是无知,只是单纯。

  “老师!”刚才第一个开口的可爱女生又开口了,神秘兮兮道:“我们白教练会是个很好的丈夫哦!他有高强的武功,当他的子就不必怕有人会调戏你了!像你这么漂亮的人,要嫁给会武功的人才好?!?br>
  不等宋湘郡回答…其实她也不知如何回答。另一个女生就反对的叫:“白教练不行啦!他是乡下人,宋老师怎么会嫁给他?她应该嫁入豪门,当有钱人的太太,每天出席宴会,打扮得很美才适合?!?br>
  “可是白教练家里也有钱呀!他又很帅、很性格!又很负责!”

  “有钱也要分等级呀!白教练只是土财主的有钱层次而已!嫁入他家不能每天参加名酒会,可能还要每天煮一大堆食物。他们家好多人哦!长期待在厨房的女人会成为黄脸婆!

  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们家收成期全家还要上山帮忙!”

  就这样,小女生们分成两派辩论,各有主张,但却全部赞成白悠然是好男人。然后,分歧的意见在于…宋湘郡该嫁什么人才会幸福。

  宋湘郡真服了这些小表头!她自己都没想到这些呢!不过她仍坐在一旁静静的听,因为她想知道更多有关白悠然的事。显然这些女孩大都是镇上的孩子,才会对白家了若指掌。

  可惜这个临时辩论会并没有结论,因为轮到她们上场了。女生们一哄而散后,宋湘郡起身,心想自己也该走了;可是心中居然开始想着练柔道的事。她告诉自己,是为了能与白水晶相抗衡,至少将来若需要以武力报复时,自己不会死得太难看!可不是因为他…绝不是!

 ?。咸焓翟谔缓献髁?;周凯文才想着周末要约佳人共游台中市,那里知道一大早便乌云密布;接着,快到中午时外面早已是大雨滂沱,他甚至连一把伞都没有,根本没有法子与佳人共享撑一把小雨伞的乐趣!只能楞楞的看着天空,不知道何时才能雨过天青。下这种大雨硬要冲回去,恐怕得躺上好几天!

  第四堂课结束后,宋湘郡站在三楼的走廊上,也对着大雨发呆。本来打算回台北看枫姨的,现在下了雨,她可没了那份兴致,还是窝回小套房刷洗房间算了。

  唉!学校距周家至少得步行二十分钟;小镇的计程车并不多,她要怎么回去?大多时候她宁愿步行也不让周凯文有机会“顺便”送她。既然无意,保持一点距离还是比较好。

  焙缓走下楼,??吭诶戎?。听说台湾的雨是酸雨,淋多了会秃头。她伸出左手接捧从天际落下来的雨滴,哎!恐怕一时半刻不会停了!她要如何走回办公室?四面的建筑各不相连,不管怎么走都一定得淋雨。

  传说雨是恋情的媒介。以前常在电视广告中看到被雨困住的女主角被一个翩翩而来的王子所救,二人共撑一把小雨伞,情意暗传,尽在不言中…王子?这个小镇中那来的王子?

  白水晶将车子停在校园行政大楼门口,撑着伞,手中拿着另一把伞,正打算到柔道场那边接哥哥回家。反正顺路嘛!她刚去台中市区采购回来;才刚要跨过去,就见她那大哥已向这边冲了过来,她连忙将大黑伞撑开向他。

  “你怎么来了?”他接过伞,问她的同时瞥见右方那一栋大楼走廊上被雨困住的宋湘郡。眼光停伫了会,忘了收回。水晶也跟着看过去,心中有些诧异,也有些了然。英雄本来就难过美人关嘛!看来那小美人吸引住大哥的视线了!

  “我们送她一程好了,大哥,你去接她过来,我先去发动车子?!彼低昃拖认蛲饷孀呷?。

  当白悠然将伞撑在她头上时,宋湘郡的脸蛋蓦然大红。才刚想着广告情节,想不到真的有人来救他了!而且…而且是他…“谢谢?!彼陀?。

  雨势很大,二人一走入雨中,即使是那把大黑伞也稍嫌小了些。白悠然一把搂住了她,轻轻催促:“用跑的!”

  他身上几乎全了,而她的小腿也全沾了雨水。他把伞全遮在她身上,否则她会得更多。二人快步移向校门口。

  “我送你回去?!彼?img src="tu/sai.jpg">入红色轿车后座,随即从另一头坐了进来。

  白水晶将两条巾丢到后座。

  “擦一擦吧。小心着凉?!?br>
  “你…”宋湘郡瞪大眼看着白水晶。怎么是她?

  “我是他妹妹?!彼α诵?,接着专心开车,没有多说什么。

  她早该想到的!白悠然与白水晶有一些相似处。怎么会这样呢?这下子她要怎么报仇?

  怎样做才能为哥哥出一口气?宋湘郡呆呆的转头看着白悠然,发现自己被惑了!他正在擦着头发,侧面好看得要命!加上发,简直感极了!她不由自主的把眼光凝注在他身上。

  水晶瞄了眼后视镜。

  “宋老师要不要先到我们家吃个便饭?今天这种天气镇上小吃店不会开?!彼比豢吹贸隼粗芸挠行淖非笏蜗婵?;不过,嘿嘿!看大哥的表情与宋湘郡的样子,像是有一点点来电;周凯文反正是无望,就让他靠边站好了,自然有适合他的女人会出现。

  她一向在外头吃自助餐的,不敢接受周家的招待。如果外面真的没有卖吃的,除了接受白水晶的提议外,恐怕只能泡面度了!她对泡面可没有多大的兴趣!可是,她与白家又不,这样大剌剌的到人家家中去吃一顿,可不大妥;即使她对白家成员相当好奇也不应该这样子轻易答应,那只好拒绝了…

  “呃…我想,不必了,谢谢?!?br>
  “那你午餐要吃什么?我事先对你说哦,周大孀的手艺没有我妈妈好。今天我们家客人很多,不差你一个,考虑看看如何?不如我先载你到我家看一下?!逼涫邓叩姆较蛘峭约杭业姆较?。不管宋湘郡会怎么说也非到白家不可了?!斑?!我家到了?!彼底油淙氤ǹ拇竺?,不一会即停在两层楼的住宅前。

  “你们先进去,我把车子停到后院?!辈挥煞炙档?img src="tu/sai.jpg">了一把伞傍白悠然,赶二人下车后,拚命忍住笑的将车子开向后院车库中。

  “这…是晒谷场吗?”第一眼,宋湘郡就对屋子前这片空地起了兴致;因为她看出这是PU地板。为什么刻意做这种地板?太没道理了吧?据她所知,只有幼稚园操场才会做这种处理。

  “我们家没种水稻,不需要晒谷场,这空地是用来练功的,提供给初学者,使他们的伤害减到最低?!彼崆峥?,将她的身子护在伞中,不让雨淋到。

  正要步上台阶,宋湘郡才抬头看到大门上黑底金字的大扁额,龙飞凤舞写着五个大字:野渡武道馆。

  “你们家是武馆???”难怪白水晶会说家中吃饭的人很多?!坝泻芏嘌г笔锹??”

  他们缓缓走上去,白悠然将伞收到伞架上;进了大门后,是一条长长的廊道,全部是木质地板,廊道两旁的高台上放着古松盆栽与一些奇石。廊道的尽头又是一片练武的空地,空地再过去就是中庭房屋。白家的建筑型式像是传统的四合院,不过还融合了日本式的建筑风格。

  “左边的房间是会客厅,右边则是书房?!钡谝唤姆考浞殖苫峥吞胧榉?,各占了五十坪左右;雅致古朴得让人叹为观止。书房的藏书甚至可以成一间图书馆了!而且采光好得没话说?;峥吞锇诹撕芏喙磐婕暗窨唐?;在通往二楼的木质扶梯转角处下方有座假山造景,上头堆着大大小小的石头,还种了一些藤类植物,看起来清舒适,也充份利用了空间死角…相信任何人置身其中都会忘了一切不愉快而乐不思蜀。她想起自己英国家中小城堡般的华丽,说真的,她比较喜欢白家这种清淡悠闲的感觉。

  穿过了长廊,他领她往走廊的右方移去,老远就闻到饭菜香,她才发现自己真的很饿了。

  “会不会太打搅了?”

  “不会?!彼恍?。

  他很少笑,笑时角有一个笑涡,小小的,很可爱。她呆了下,脸蛋蓦然红了,忙低下头,不敢再看他。

  白悠然一时给她的嫣红丽颜了心神,只能楞楞的看着她的俏脸,忘了前进。

  惫是白水晶带笑的声音唤回了他们二人的思绪…“再不进去,没饭吃喽!”她越过他们二人,先冲向饭厅。

  “走吧?!卑子迫缓茏匀坏睦∷氖肿呓?。

  不出所料,白家所有在家的成员全对宋湘郡这个小美人起了莫大的兴趣。由于其他二桌的师兄弟全去练功房打坐了,在场的只有白家人与寄住的纪殊怀。

  难怪所有的人要吃惊了!三十三年来,可没见过白悠然与女孩子走在一起过;即使有,也是一大群人的活动,一对一的情形打盘古开天即不曾见过。直到今天,之前水晶暧昧的暗示仍阻止不了他们出吃惊的表情…没办法!惫在适应中!

  白夫人在意外的同时仍能热忱地为宋湘郡多添一副碗筷。她是个开明的母亲,当然不会贸然的对初来乍到的客人摆出一副身家调查的面孔,让人家食不下咽。在白悠然介绍了姓名之后,就没有人再多嘴的去问她私人的事情,即使大家都好奇得半死。

  可是一旁在白家帮忙十年的李婶就没有那么好的闷葫芦功夫了!忍了好久之后,终于问道:“宋小姐是不是打算嫁给大少爷呀?你是不是混血儿?还是去染了头发?”

  不等宋湘郡有所回答,白夫人即皱眉笑道:“李婶子,你非得把人家小姐吓走不可吗?你怎么不去问那一票学员是不是想追我们水晶?二十个人,够你问了。我们白家向来好客你又不是不知道,去去!看看厨房还有没有什么好吃的,咱们可别怠慢了宋小姐!”

  李婶点头。

  “嗯!的确要吃壮一点,将来方可以多生几个,以后天天来吃饭好了!我负责把你养壮!你太瘦了?!?br>
  她的直言无讳令宋湘郡再度想找个钻下去!又来一个欧巴桑说她生孩子的事,她几乎快食不下咽了。

  “别介意,嗯,李婶就这点毛病?!卑追蛉饲崤牧讼滤氖?。

  “不会的?!彼桓姨房慈魏稳?。

  幸好接下来的话题并不在她身上。

  “殊怀,你也要多吃一点,念书也要靠体力,明白吗?想当年我联考前三个月天天吃四餐,每餐二大碗公的白饭加蛋,才能在联考之后存活下来!你这么单薄,恐怕连熬过今年的冬天都很困难!你知道,冬天容易生病,生病就容易使大脑浑沌,那么你书也甭念了,当林黛玉都来不及!所以,听我的准没错!”白悠云看着纪殊怀猫食的样子,忍不住提供自己的见解。

  纪殊怀只是乖巧的点头,不敢多话。匆匆扒了几口白饭证明自己把他的话听进去了!这使得白悠云没辙的搔搔后脑,俊美的脸上有些无奈。他并不是在教训她呀!恐怕他又吓到她了!这个小女生真的很害羞,又乖巧得令人心疼,他都不敢多说话了!怕一个措词不当又被小女生以为他在训人。唉!少开口为妙,他不知道自已为什么那么缺乏说话的技巧!懊歹他是辩论社的社长呀!他得好好反省一下了。

  白夫人不动声的看着所有人的脸色,了然于心却不开口说什么,优雅的拭着角,喝了口茶,提了个话题“救国团的那些学生今天要上课吗?”

  “哦!四哥安排他们上山做野地训练?!彼来?,并且踢了下要开口的白悠云一脚。

  所谓的野地训练就是…穿着雨衣,上山替工人摘水果。反正水梨采收期工人正缺,那批学生也乐得开心。本来星期六该放假的,但白悠岳美其名免费教学,拖着学员就上山去了!别人还当他热心教学,不计酬劳,让那些带团来的领队们感动一把的,不知道现在有没有在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白悠然疑惑的看向老二白悠宇,他耸肩表示不知道。然后二兄弟的眼光全看向水晶与悠云。

  “怎么回事?”

  “呃!他们对咱们家的果园很好奇,就带他们去吃免钱的水果,任意吃到了!反正下雨天,闲着也是闲着呀!”水晶打了个哈哈。收了自己的碗筷立即溜入厨房。

  “是四哥的主意!”白悠云学着双手,敌不过兄长的视,立即招供!马上也收了碗筷溜掉了。

  “胡闹!”白悠然正要起身,白夫人轻道:“叫悠宇上去看看好了!别忘了你还有客人?!?br>
  白悠宇心领神会的收起自己的碗筷“我马上去看看?!彼沧呷肆?。

  偌大的饭厅,只剩四人。白夫人主导一切道:“殊怀,下午的数学课我让水晶教你,你先去休息,三点的时候水晶会在书房?!?br>
  “哦,好的?!?br>
  白天人又笑看向宋湘郡…“宋小姐如果有兴趣,不妨让悠然带你观赏这里。希望你玩得愉快。我这一把老骨头得去午睡一下才行,失陪了?!?br>
  “伯母慢走?!?br>
  李婶出来收了盘子后地含笑的走了。没再出现。

  少了那么多人的子,她应该松一口气的,不料这情况更令她心跳不已。偷偷抬眼看着身旁专心吃饭的白悠然,他正挟着最远处的红烧,却是放到她碗中,看向她轻道:“多吃一点,你瘦的?!?br>
  她再度看着自己的身材,开始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弱不风那一类的人!怎么每个人都嫌她营养不良呢?下意识的,至少这地方没有任何营养不良的症状吧!满意的抬眼,正巧看到白悠然子的眸光投在她满意的部位,她慌了手脚,一时坐不稳,整个人往侧方跌去!他手快的起身圈住她的,她也忙搂住他的颈项,受惊吓的同时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已完全投入他宽阔的怀中。

  “没事吧?”他在她耳边轻问,语音不再淡然,添了更多的关怀。

  “没事!谢谢!”坐回椅子上,她不为他内敛的功夫感到佩服。他是个君子,也是个好人,与哥哥一样好的好人!

  她吃饭一向很慢,当她吃时才发现白悠然等她很久了。他们白家似乎做什么事都很俐落,同时也体贴得令人感动。

  “你下午有事吗?”他看向窗外仍大着的两。他早已发现她讨厌雨天,也讨厌在雨中行走,心想雨停后再送她回家。

  “没事,回宿舍也不过是大清扫而已?!彼鹕硎帐巴肟?;刚才就看到白家人习惯自己收拾用具,她最后吃完,理所当然要清理这些剩菜。

  “我来就行了。你可以去前厅与水晶聊天,等会我会在中庭那间练武房,如果你有兴趣可以过去看看?!?br>
  她当然不理会白悠然的体贴,来白家吃白食已经很皮厚了,再议主人去收拾善后,她那来的脸?最后与他分工合作的洗净了碗盘才听从白悠然的建议,先去找白水晶。她想好好了解白水晶这个人。

  几天来每当思绪一触及“报仇”这二个字,她就觉得自己太冲动、太荒唐。她只看到哥哥失恋的痛苦,却没有真正去了解白水晶的为人,私心里就断定她冷血无情,辜负哥哥的真心??墒?,事实上她近些天来看到的白水晶可不像她幻想中的坏女人模样。她看起来是个理智又优秀,同时兼具明朗特质的女。也难怪她会使哥哥动心,他不是那种重视外表的人。

  白水晶是个容易使人心动的女,最重要的,她身边没有男人,证明她大哥不是败在另一个男人手中;白水晶只是单纯的不接受她完美的大哥而已。为什么?

  如果她大哥还不够好,那还有什么人配得上她?宋湘郡无法接受白水晶会喜欢一个比她大哥条件还差的男人,她会吐血!

  白水晶从原文书中抬头。她正坐在大会客厅的一角啃法律书籍。对宋湘郡出了的笑容。

  “过来坐?!彼牧伺纳肀叩囊蔚?,随即添了一个咖啡杯;她正好煮了一壶曼特宁咖啡;上回沈拓宇夫妇从法国带回来送她的。今天正好有这个心情搬出一大堆咖啡用具,从研磨开始,每一个复杂的步骤慢慢做。没法子,想喝香醇又道地的咖啡就得耐心些,一大壶正好消磨一个下午时光。

  看着小美人一副言又止的模样,她笑了笑。

  “谈谈你哥哥的近况吧!”

  “??!”她知道?她怎么会知道?我什么也没说呀!白水晶怎么会知道的?

  宋湘郡不知道白水晶有看透人心的本事,她再一次估计错误了!白水晶是个可怕的女人,她那是她的对手?

  “你与他长得很像,一开始你就给我一种熟悉感;然后,近几天,我闲着无聊,翻着大学时代的相本,心中开始有了点肯定。宋克棠提过他有一个美丽得像混血儿的妹妹,一直住在英国。我料想八成不会错;而且加上你对我的敌意,就了然于心了?!?br>
  宋湘郡问了心中第一个疑问…“你到底几岁?”起先猜她二十上下,现在不由得往上加,了不起与自己同年嘛!可是白水晶眼中的世故练又不像只有二十四岁。

  “你哥哥大我一届。别让我的外表骗了!”水晶双眸闪着顽皮又无奈的笑意。过了二十五岁的“高龄”之后才觉得自己的娇小的确吃香。算是收获吧!

  “我哥哥…有不好的地方吗?”

  “他很好,很正派,典型的一个好男人。这种人很稀有了,不卖自己的优秀去玩男女关系;努力于求知,端正清明,温文儒雅,还有什么男人比他更好的?可是,情感的产生并不是靠好条件就足够了。他不是我要等待的男人,打第一眼我就明白了,所以我完全拒绝他的追求;被骂无情无心也好,什么都行,我只希望自己以完全纯净的身心奉献给我命中注定的那个男人。你是个美人,追求者必然不少,就拿周凯文来说吧,他条件也不差,一颗心也全在你身上,你为什么不接受呢?因为你知道他不是你命中的伴侣,是不是?”

  一番话说得宋湘郡哑口无言。这道理她当然懂,她不知道该说什么了!靶情的事那里强求得来?如果白水晶是个势利的女人,早就紧紧抓住宋克棠不放了。他这种好男人错过了岂不可惜?可是,若白水晶是那种女人,哥哥岂会爱上她?哥哥追不上人家的原因是白水晶清楚自己的心,不留残缺的遗憾,所以从头到尾没接受宋克棠。不是故作姿态,她不是瞧不起…

  “那…什么样的男人才是你要的?”她好奇。

  水晶捧住咖啡杯,眼光落到窗外,眼神放柔了,看来居然有一抹感伤与脆弱。此刻的她看来像个无依的小女孩。她叹了口气…“二年前,我遇到了。他坐过牢。是私生子。而且是别人手中杀人的机器!那是个你无法理解的世界,一般人所谓的黑社会。我爱他,他就是我打算托付终身的男人?!?br>
  “呀!”宋湘郡听呆了;水晶怎么会爱上那种混黑道的男人?“你幸福吗?为什么我觉得你不快乐,甚至有些寂寞?”最重要的,那个男人现在在那里?

  “幸福的定义是什么?天天守在一块共度晨昏吗?他走了,为了我而离开这个国家。我的身分令他自卑,我的爱灼痛他的心;从来没有人爱过他,而我打第一眼就知道,他会是我的男人。我是个行动派的人,不会呆呆等别人来追。我追求他,爱他,也给了他负担。他跟着一个国际着名的律师走了,给了自己十年的时间收知识,改头换面,只为了能顶天立地的站在与我平等的地位上,他会再回来追求我。你怎能说我不幸福?总有一天,他会神采飞扬的回来,为了那一天的到来,再多的苦我也甘之如饴。有那一种等待不会寂寞呢?我挂念他!我想知道他过得好不好!有没有好好照顾自己!在外国不比在自己国家,还有他那一大堆待学的东西,他得住吗?我好想他…”滑落的泪水来不及收拾,水晶了张面纸掩住面孔。久久,她才鼻子,将透的面纸丢入垃圾桶中再道:“我一直认为,每人的命中必定有相属的那个人,在缘份到时,必会出现。你哥哥也一定有,只是尚未出现而已。因为没有动心过,所以错把对我的好奇当成动心,相信当他遇到属于他的缘份时,就会明白。

  湘郡,你恨我吗?由你的敌意,我可以猜想得到宋克棠到现在仍没有恢复心情?!?br>
  “真正知道你的心情后,我又怎么能再存有敌意呢?爱情那有公平可言?他的伤口自然有他命中的女人为他抚平。我仓卒前来,自以为是复仇者,实在有些可笑。别人的爱情世界,旁人那有批评的余地?我是太天真了!”宋湘郡轻轻的说着。白水晶是个坚强的女人,而她选择了一条坎坷的情路,但这也是她对真爱的痴心执着。那个男人…如果真有这么好的话,也的确是配得上白水晶了!

  水晶抛开了自己的愁绪,双眼闪动着精明…“其实要报复我很困难的;我是个律师,你绝对骂不赢我,至于打架嘛!包别说了,我的武功高强。要破坏我的恋情嘛,不巧我的石强人远在天边,不知何年何月回来。唯一的方法,就只有嫁给我大哥,当我大嫂,就可以明正言顺的欺负我了!你觉得这个主意如何?”

  “你…”宋湘郡红了双颊,大眼圆瞪,什么反驳的话也说不出口。

  “我大哥很喜欢你,但他肯定不敢追你?!彼低?,就专心倒咖啡,玩着咖啡豆,没有多说的意思。

  宋湘郡心跳怦怦的看着水晶。白悠然喜欢她吗?为什么他不敢追她?水晶为什么不说了?

  “水晶…你大哥他…你总要说明白呀!”

  “你对我大哥是不是有些心动?”水晶坦白的问。

  是吧!否则心中那来的牵念?但…他不是她想嫁的那种人呀!她没有打算在台湾过一生。既然不能与白悠然有结果,那么动了心又如何?可是…可是她从来没有产生过这种心情…挂念一个男人…她挂念他呀!想知道他的一切…白悠然会是她天定的缘份吗?她被这个念头吓呆了!

  水晶不再言语,缓缓啜饮她的曼特宁,让香醇在齿颊间动,眼神又再度看向窗外,大雨已转为小两,蒙蒙的十分扰人。

  “没有人可以设计出爱情的样子,因为它从来就不会如你所愿。你可以设定你要的对象,可以让婚姻成立,但那必然不会有爱情?!彼в挠牡乃底?,彷佛明白湘郡心中的挣扎。

  “他为什么不追求我?如果他…有些喜欢我的话?!毕婵げ辉僬踉?,此时心中只想知道答案。水晶的话,深深撼动她不定的心。

  “我大哥已经三十三岁了!我想,他一直抱定独身主义,才没有认真去追求过什么人,连自动找上门的女也不能让他动心。你知道吗?你看起来好小懊小,我大哥即使对你动心,也会觉得自己太老了。你相信吗?他生命中从来没有过女人。完全不懂爱情那一类的事情。他看你的眼光不寻常,每个人都看得出来。相信在你代课的这段时间内,他会?;つ?、照顾你,却不会追求你?!?br>
  “是…这样吗?”宋湘郡失神的轻喃,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她不会觉得他太老呀!

  “我大哥在中庭的武道场那边,你可以去看看他。他会很乐意教你防身术。你这么漂亮,学一些准没错?!?br>
  “呃,我过去看看好了!”她起身,感觉好久没有看到他了?!靶恍荒愕目Х??!?br>
  “不客气?!蓖潘蜗婵はг诔だ鹊纳碛?,白水晶边泛着笑意,心思却有一点沉重。宋克棠的心结尚未打开,不管怎么说,她总有一些责任…如果有机会再见一次,她会与他好好的谈一次。以前只是拼命躲避与拒绝,没有给他死心的理由,也的确太绝情了些。

  宋克棠值得更好的女人…唉!讨厌的雨,好久没有找浣浣了,打个电话过去问候一下吧!

  她快闷坏了!

 ?。子迫磺那亩自谒蜗婵ど肀?。她睡着了!原本进来道场安静的看他指导师弟们练功,约莫一个小时后,她就迷糊糊睡着了!坐在地板上,头靠着身边的座椅,秀发已经凌乱,松曲而柔软的半盖住她的脸。

  师弟们趁着雨,例行每天上山跑步的运动,全部往果园去了;他没有带队一起去,实因放不下她独自睡在这儿。她好美,周凯文说她像个洋娃娃,真的没错!

  不放心让她一个人睡在这里,而且以她这种睡姿,醒来后不仅会全身疼痛,更会双脚麻痹。应该让她睡在上才比较舒服;这边中庭二进的房子一楼是室内练武场,二楼则是他与大弟二弟的房间。很小心的抱起她,往楼上走去,睡梦中的宋湘郡直觉地偎进他怀中。他愣愣的看着她。

  轻轻的将她放在上。要收回手时,宋湘郡突然抓住他的肩,半睁的双眸显示出她还没醒的蒙;可是双手却有力的圈紧他脖子,低喃:“别走…”猛地支起螓首,美丽的樱印上他的…

  宋湘郡梦到自己飘在云端,追逐着白悠然忽远忽近的身影,生气的发现自己跑得快断气了仍是追不上他的步伐!突然用力一跳,紧紧抱住了他的颈子。决心不让他再逃远,叫他不许走!可是他似乎不愿与她处得太近而想拉开她的手,她情急之下用力吻住他的,不许他拉开她。

  懊舒服的感觉…她在他的抱拥中失魂,发现他开始回应,她启开樱,他的探索…这一定是梦而已…她全身灼热,心中却幽幽叹息,希望梦不要醒来如果是真的,那该有多好…要是她向他表白,他会不会接受?

  蒙中,他呼吸急促的渐离开她,浑身蓄势待发的热力几乎与她呼应,想要烧起来似的!不!不要!她不要这么快就放开他,反正只是梦而已!她还想再失一次…但…他的呢?怎么不见了!匆匆睁开眼,终于找到了他的,近在咫尺,欣喜的轻琢…咦!不对!她好像醒了…这熟悉的触感…似乎很真实…宋湘郡悄悄移开一点点距离,看到他的脸,黑黑的眼眸深处燃着火焰;不大确定的抬高一只手摸着他浓黑的眉毛。它是微皱着的,缓缓滑下他直的鼻梁…再到他刚毅的。它是真的!她愣了一下,轻轻呼出一口气…她应该为自己的行为惭愧,可是她并不只是感到舒服,而且她出口的第一句话居然是…“这是我的初吻…我很高兴给了你…”

  他深深的凝视她娇美的容颜,心思波涛汹涌。她的大眼水盈盈的,是如梦似幻的眸光,吐气如兰的拂过他面颊,他们是如此贴近…“你好美!”几乎要忍不住再度印上那红,却被理智硬生生的拉住那股冲动,轻轻分开二人到安全距离。好不容易别开了眼,才道:“你还想休息吗?还是想出去走走?雨大概停了?!?br>
  她低下头,扯着自己的衣摆在双手中绞动,低声呢喃:“我没有带多少衣服回国,本想找机会去台中市买的,但我又不认得路…”

  “那我叫水晶陪你去?!彼幌氲脚⒆勇蛞路比桓糜肱橐煌?。他一个大男人只会碍手碍脚;何况他对女装没有什么鉴赏力。

  大笨牛!宋湘郡烦恼的在肚子中偷偷骂一句。这个人的脑筋这么直做什么?

  “你真的很忙吗?”她觉得自己的口气像怨妇!

  “今天的功课已经做完了,不算太忙?!彼礁戳宋陕业男?,才又看向她。

  “那你可不可以陪我去?我好久没有看电影了?!?br>
  白悠然有些探索的审视她坦诚的眼眸。她是这么的小…也许她根本不明白自己要的是什么。人处在不熟悉的环境中,难免会对亲切待他的人产生情感,但这也不过是一时之间的惑罢了。此刻她眼中闪动着情意,他那有看不透的?他轻笑,手指抚过她散开的秀发…“辫子散开了,你整理一下?!?br>
  低呼一声,宋湘郡连忙双手住头发;她太清楚自己的头发会膨松到什么程度!现在一觉醒来,怕不成为疯婆子了!没空追问他的回答,匆匆下打算往浴室奔去;可是事与愿违,由于刚才的睡姿不良,双腿麻痹了,整个人软倒地板上。

  “怎么了?”原本打算到门外回避的白悠然匆匆走过来,急问。

  “我…脚麻了…”她可怜兮兮的指着自己的脚,像是有千万只蚂蚁在上面爬行似的,开始有了如针扎般的感受。

  他将她抱坐在上,替她的双腿按摩舒适血路。

  “刚才就知道你睡姿不对,会有这种结果,忍耐一下?!毖刈偶复?img src="tu/xue.jpg">道推拿,不到一分钟,她立即感到舒适多了。

  “好多了,谢谢?!彼袜?,呆愣的凝望他。有这种丈夫是很幸福的,可是他绝对不会为了她而移民…这似乎也不再重要了。她喜欢他!

  “我在外面等你?!彼牧讼滤募?,转身走出去。

  湘郡走入浴室,对着镜子梳头,清楚的看到自己双眸晶莹闪烁。她知道那是什么!她看到更多的挣扎;当她绑好头发之后对镜子扮了个鬼脸,轻声而坚定道:“管它的!如果我能使他在这六个月内爱上我,我就留下来!如果不能。那么就死心回英国!就这么决定了!”

  是的!她要得到白悠然的心…悲哀的是,她们宋家人全逃不过白家人的情网她不要悲剧!绝对不要!所以她一定要夺取他的真心爱恋!

  大步走向门外,挽住白悠然的手臂…“我们去市区吧?!?br>
  那一脸的坚决使他明白这小妮子非他陪伴不可!心中泛着陌生的温柔汤。他点头。

  “好吧?!? WWw.3MxS.COm
( ← ) 上一章   独自去偷欢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飘在北京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特威凯书城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独自去偷欢》是由作者席绢精心编写创作的完本言情小说,三毛小说网为你第一时间提供章节第三章及独自去偷欢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完结言情小说独自去偷欢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特威凯书城 www.tewpik.com)立场无关。